美吉姆出售牵出早教发展之困,幼托或成早教行业突破口

2018-06-09 14:15:48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冯玮   0条评论

  本周,三垒机器发布公告,拟新设立一家控股子公司(三垒股份认缴70%注册资本),拟以33亿元收购早教品牌北京美吉姆100%股权。

  业内人士称,金宝贝与美吉姆的相继出售,在一定程度可以证明在早教领域内标准化程度更高、发展时间更长、规模化程度更高的企业,也会在规模化、利润率以及需求度方面存在瓶颈。

  瓶颈存在,该如何突破?

  是向三、四线城市下沉?还是向刚需性更强的市场布局?

  这些都是局内人不得不思考的问题。

 

    入华十载年营收仅两亿,2017年营收增速85%

  据了解,“美吉姆”早教品牌于1983 年创立于美国,至今品牌成立已有 30 余年,2009 年美吉姆进入中国。

  截至2017年12月31日,美吉姆共在全国数十个省份设立340家早教中心,其中257家加盟中心,83家直营中心。

  课程方面,依托“美吉姆”早教品牌相关知识产权、课程及运营体系等内容,美吉姆主要为0-6岁儿童提供“美吉姆”欢动课程、“艾涂图”艺术课程、“Music Together”音乐课程。

  业绩方面,美吉姆2016、2017 年的营业收入分别 1.17 亿元、2.1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 3476.91万元、8509.35万元。

\

  (美吉姆2016和2017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情况)

  其营收较上一年同比增长84.84%;净利润同比增长144.74%。

  值得关注的是,2017年美吉姆营收快速增长,或许也可在一定程度上证明,随着时间推移,早教市场潜力将被逐渐发掘出来。

  当然,美吉姆的营收、净利润虽都处于增长状态,但放在整体行业中,年营收两亿元这样的数据规模显然相对较小。

  但也有业内人士表示:“无论是亿翔控股收购金宝贝还是三垒机器收购美吉姆,都表明资本对于早幼教领域的兴趣和热度,这种兴趣对整体行业的发展是好的。”

  只是,早教市场之困又该如何解决?

 

    早教面临四大挑战,潜力尚未完全释放

  基于早幼教的多年发展,三垒机器在公告中提到:

  经过20年的发展,早教行业呈现本土品牌和国际品牌并进、大型连锁机构和小微区域品牌共存的格局,行业空间广阔,但竞争较为激烈

  同时,由于家长在选择早教机构时往往会综合考虑地理位置、品牌声誉的因素,市场中同类型的企业往往比较分散,不存在绝对的行业龙头

  据红黄蓝教育的招股说明书,2016年国内早教中心数量达到6万家,市场整体处于快速增长中,不同品牌在各自的细分领域占据一定份额,市场潜力尚未完全开发。

  这也意味着它仍旧发展缓慢。

  在相关风险内容里,三垒机器也有详尽分析:

  1、早教行业监管和产业政策风险:但目前教育部仅将学前教育(幼儿园教育)纳入监管范围,关于早期教育业务资质认定的配套办法尚未明确。

  未来如果出台的相关行业政策不利于美吉姆业务发展,则将对美吉姆的生产经营造成不利影响。

  2、早教行业市场竞争加剧风险:美吉姆所处的早期教育行业处于快速发展期,随着家长对早期教育认知度的提升和家庭财富的增加,越来越多的机构进入早教行业,行业竞争将逐渐加剧。

  随着行业的成熟度提高,缺乏成熟早教理念、教学内容简陋、品牌影响力低、师资力量缺失的早教机构将逐渐处于不利的竞争地位,行业集中度将会逐渐提高。

  3、经营场所租赁的风险:美吉姆采取轻资产运营模式,资产结构中以流动资产为主,除上海之外的主要办公及经营场所均系租赁取得。

  由于美吉姆对该等租赁场地并不拥有所有权,因此,可能出现租赁方违约、租赁场地到期后无法续租、租赁场地无法满足经营需要或租赁房屋成本大幅上升等情况。

  4、加盟模式管理风险:随着美吉姆业务规模的扩张,未来教学中心数量将进一步增加,资产、业务、人员进一步分散,对标的公司在统筹管理、内部控制、人员调配、教学质量方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面对全国范围内布局的众多网点,如果标的公司不能对下属网点的经营加强管控,将可能对其正常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5、知识产权风险:若公司的知识产权被非法侵害或标的公司侵犯他人知识产权,以及授权协议到期后无法继续取得 ABK 以及 Music Together 的授权,将对标的公司的可持续性发展造成一定不利影响。

  6、儿童意外伤害风险:尽公司制定了严格的课程标准和中心运营规范,并要求学员在接受欢动课的过程中必须由父母陪同,但学员年纪较小,心智尚未成熟,自卫能力和意识不足,可能在授课过程中发生意外并导致人身伤害。

  若上述情况发生,中心需要承担相应的赔偿费用,并对中心的品牌和声誉产生不良影响,从而对标的的正常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除以上几点风险,业内人士分析早教现阶段还有几个突出困境:

  其一、消课制模式,由于早教属于消课制,因此如果孩子缺勤,学费将退还给家长,在资金方面也就为机构带来了不稳定状态;

  其二、学习结果量化难,由于早教主要面对低龄儿童,短期内难以展现出教学成果,也会导致学员的流失;

  其三、优质资源共享壁垒被打破,随着互联网发展,即便在相对偏远的地方也可以通过网络获取有效知识,此时一些家长也会选择借由网络而非线下机构进行早期教育;

  其四、早教机构大多在商场办学,运营成本居高不下。

  房租、人力、教具、营销成本层层打压,让早教机构的学费很少有低于万元以下的情况。

  但是,由于大多数投资者对教育理念并不了解,加上前文早教困境难以解决,不赚钱成为许多机构最终选择放弃的原因。

 

    幼儿托育,早教的新增长点?

  前段时间,上海市出台了3岁以下幼儿托育服务的指导意见。

  意见指出,上海将构建政府引导、家庭为主、多方参与的托育服务体系,同时还对托育机构的选址、功能、人员配置、安全等操作层面提出了具体要求。

  有业内人士认为,相较于早教,幼儿托育的刚需会更强,教室空置率更低,未来市场也会更广阔。

  在此前的蓝鲸教育年会上,电光教育科技CEO张亮曾预言,目前大家都在谈早幼教,但针对0-3岁孩子的早托业务,还是行业的空白,早托是一种刚性需求,并且没有被很好地满足。

  业内人士观察发现,引入幼托服务在三、四年前就已在低龄教育市场出现萌动迹象,近两年开始陆续有机构开始布局。

  据透露东方爱婴已上线自己的托管品牌至少一年以上。

  业内人士分析,早幼教机构如果做幼托,那么其在课程设计、师资培训、市场规划、营销管理等方面都更具系统性与专业度。

  “幼儿园很难在短期内做到与早教机构水平一致。”业内人士感慨。

  但相较于幼儿园的幼托服务,早教入局的劣势也十分突出:

  “幼儿园会更懂托管家长的心理和需求,此外幼托涉及到吃饭、睡觉等日常照料情况,这类服务是早幼教行业所欠缺的,需要时间去学习和适应。”

  但也有业内人士对早教布局幼托持反对态度。

  反对原因主要在于两者商业模式、财务模式的不同,类似于“隔行如隔山”。

  “虽然目标人群年龄层一致,但经营模式的差异化很可能无法为早幼教公司带来预期收益。”

  他解读,一二线城市早教市场已经趋于饱和,高端早教机构要想实现增速和增量,需要下沉到三四线市场。

  “在三四线城市,虽然定价会有所下调,但房租、人力成本降低,利润率也会更高。”

  究竟哪一种方式更适合现在的早教市场去布局未来?

  似乎都还需要时间去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