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六线小城的课堂改革——石门思源学校智慧教育践行记

2018-04-24 13:26:29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黎珊   0条评论

  ​文| 黎珊

  4月的一天,500位公立校校长、教育部门相关负责人,一同来到了湖南省常德市石门县,这是一个经济欠发达的六线小县城。7个月前,这个小县城的思源学校落地了湖南省第一个智慧教育项目。

  一个学期过去,全校6个年级(4-9年级)已经启动智慧教育课堂。

  在报告厅内,大家观摩的课堂是这样的:这是一节化学实验课上,40多位学生被分成了7个小组,大家桌前面对的除了课本,还有一部平板。老师穿梭在学生之间,手持PAD操控着大屏,讲演知识点,随后推送课堂检测题,系统反馈学生的答题情况,老师针对答错学生做一对一解答。

\  

  (基础教育信息化高峰论坛 于石门思源实验学校)

  这是一次由石门当地学校和政府以机制做保障、四中网校做辅助,通过言爱有限公司助力,从而落地的智慧教育项目,也由此在湖南开始了用智慧教育的方式,让一线城市的优质教育资源,远距离辐射经济欠发达地区的探索之路。

  想开启全面课堂改革?先过好老师这道坎

  2017年4月19日,北京四中网校同言爱基金一同与石门政府谈了整整一天。20日签署了“互联网+智慧教育”样板校协议——由言爱捐资500万元,石门县政府投资770万元,北京四中网校参与建设智慧教育项目。

  虽然已经合作了2000余所公立校,但思源学校是北京四中网校合作的第一所“整校”落地项目的学校。

  相比于几个班级的小范围试点,整校落地的优点在于,由于面向了更大数量、更丰富、更多层次的学生、老师,以及更全面的学校管理,一旦落地成功,能充分体现其落地效果,从而达到示范效益。

  但整校落地,并不代表着立马对全校进行课堂“大改造”。

  四中网校副校长李永谈道,教师的思想观念的转变问题,是启动智慧教育后一定会面临的问题。

  “智慧教育需要改变最多的是老师,尤其是年龄偏大的老师和信息技术素养不高的老师遇到的困难更多,正因为有这个问题,所以很多智慧教育实验校申请了教师‘能进能出’文件。” 李永说道。(多知网注:“能进能出”文件,规定不具备“互联网+”教育现代化所需的教育、教学能力,不能完成改革中应完成的工作任务的教师,将调出学校。)

  石门思源课改负责人陈辉云介绍到学校的现状,“石门思源的老师平均年龄47岁,在工作中出现疲软状态很正常。一些老师连课件都不会做,只会通过网站下载跟自己课件相关的内容。”

  给有困难的老师有一定的缓冲时间,四中网校在石门思源采用了“分步实施”的办法,首先从7-9年级开始改革。

  开学前的两周,为落地四中网校三款产品爱学平台、爱学派、爱学APP,北京四中网校同联想公司、当地电信公司,对硬件设备及网络进行部署及调试,并派出“教研小分队”——教研员3人、技术支持1人常驻学校。

  开学前一周,四中网校对教师培训,开学后第一周,对学生进行培训。

  笔者与几位学生进行交流,当他们第一次拿到PAD,“很好奇!自己会摸索着玩。”学生不会觉得操作有太多难度,但对于老师情况却恰恰相反。

  翻看着教研员每一期的“改革”总结,在第一期工作总结上,多知看到,虽然已经经过了一轮培训,老师们在实践中依然面临不少现实问题——不太愿意使用PAD;抛开“翻转课堂”,继续以传统方式教学;完全不发送任务等等。

  最突出的是,老师们会觉得备课负担过重。

  爱学派是一款在线课堂同步教学软件,系统中配有各学科教学资源,需要老师自主选择进行备课。

\ 

  (给老师们使用的“指南”)

  实际上,四中网校有两本自己编写指南:《轻松掌握翻转课堂》、《轻松掌握智慧课堂》,这两本工具书用350页图文,事无巨细地介绍了平台内每一项功能的操作,李永说:“平台最基本的作用是:让老师点几下鼠标,就能找到他想要的。”

  这是最艰难的时期。9月,教研团队也观察到——

  老师们集体备课时间不够用,备课内容准备不充分,讨论低效;教研课听课的人也越来越少了,大家的重视程度似乎越来越差;老师们比较急切想看到课改成果,比如月考如果成绩不太好,会影响大家的情绪……

  教研是打通“智慧教育”问题的关键,教研小分队带着老师们集体备课,一对一磨课、上课、评课——这是一个输血的过程。

  到10月底,全校老师都经历了至少一轮磨课,部分老师甚至磨课3-4遍。至此,一部分老师开始带动其他老师。

  当整体的教研水平有了起色,老师们对“翻转课堂”的接受程度也顺势得到提升:集体备课时,大家会讨论统一发布任务给学生自学;在评课中,有的老师感觉到“发言质量”提高,老师们开始在课堂中自觉推送题目……

  初中三个年级的实践初见效果,2018年3月,4-6年级的改革也提上了日程。

  为了鼓励更多的老师对这场改革有信心,在校长大会的两天里,四中网校准备了一个“48小时”的实验,从前来观摩学习的老师里选出了6位智慧教育的“小白”老师——以前他们并没接触过“智慧教育”,用了两天的时间,熟悉技术、查找资源、磨课、备课。

  教室里,虽然可以明显感受到“新上任”的智慧教育老师面色紧张,但看到老师能推送测试题,懂得适时用“抢答”刺激学生的兴趣,新的改革已经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据四中网校介绍,截至目前,石门思源学校爱学平台日均访问1700余人次,爱学派日均登录2700余人次。爱学派推送试卷4000余次,爱学平台做题数量130万余道,人均做题2500余道。

  学生通过平板,学习北京四中的一线名师录制的微课,有20多万人次;教师利用平台建课3700余节,发布任务数7900余个。

  从学校到片区推进:我们卡在了“平板”上

  从全国来看,公立校的智慧教育落地进程还处在初期阶段,虽然大多数尝试智慧教育的学校都采用了“试点”方式,但仅限于组织个别班级班,或个别年级,或部分学科。

  大家对“试点”效果表示肯定的同时,却很难继续推进。思源在全国18个省份覆盖有219所学校,也面临同样的难题。

  大会结束后,在学校的一间会议室里,里三层外三层挤满了校长、教育部门领导。在报告大厅里,大家都歆羡几所已经落地“智慧教育”项目的学校。

  “好羡慕,感觉好大的差距。 老师接受观念存在有问题;能不能先做1-2个实验班,再慢慢地推进。”

  “我觉得是望尘莫及,现在只能解决学生有地方读书,但还不能解决‘高质量’地读书。”

  公立体系的决策者们很有意向,但都纷纷表示有“资金”困难。

  湖南郴州的一位校长提出,学校七年级两个班正在进行翻转课堂的试点,学生的学习方式和学习能力上有明显的转变,但实施中也遇到了很大的问题。

  “学校依托已有的两个电脑室。第一天,教师通过55台电脑给学生布置任务,第二天,学生去电脑室完成自学任务,老师再根据数据统计学情,硬件设施有使用时间方面的限制。希望县财政可以投入一部分资金。”

  在智慧教育的各种方案中,都需依托学生终端,平板可以解决课堂和教学的即时反馈问题,更重要的是,学校能够通过终端获取数据,从而做更多的统计及管理工作。

  硬件设备的出资方主要是三方:政府及学校、家长、企业。

  对于政府及学校,思源在全国18个省市有219所学校,都落地在贫困县。贫困县本身经济能力偏弱,按照当地出台的举债政策,不鼓励新举债。

  而对于家长,公立学校并不能对家长收取费用,而如果寄希望于家长自行购买,需要先让家长对“智慧教育”、对学习中断有所认知。

  而对于企业,如果寻求长远的发展,企业的一味的公益行为很难维持持续输出的状态。

  实际上,无论是从学校中的某几个班推广到整校,还是从整校推进到片区都存在两个难题:一、资金问题;二、观念问题。在学校的内部推广中,需要解决老师的观念问题,在片区推广也需要先改变校长的观念,再改变老师的观念。

  随着时间的推移,观念的问题总会解决。

  \

  但对于资金的问题,更好的政策、更科学的家庭教育理念、更合理的企业商业模式都有可能是打通“智慧教育”规模化落地的关键。

  而眼下,伴随三年的协议,四中网校教研“小分队”将驻扎在学校三年。思源体系团队也在全国寻求解决方案,让我们拭目以待。(多知网 黎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