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程企业亲子园虐童事件,折射出学前教育困境和行业乱象

2017-11-10 16:52:41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毕汝杰   0条评论

  编者按:这两天上海携程亲子园虐童案引发了社会广泛关注。值得深思的是,这并不是一个孤立个案。在其他地区的亲子园、幼儿园,也频频出现令人发指的虐童事件。幼儿教育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是什么原因让这些本不该发生的事情却频发?本文为幼教从业人士投稿,从理性角度分析了虐童问题的根源,并探讨了可以避免的办法。

  文 | 毕汝杰

  近两天朋友圈刷尽上海携程企业亲子园虐童事件,作为一个家长,笔者非常气愤,毕竟每个家长都不希望自家的孩子受到任何的伤害。而作为一个早幼教从业者,笔者觉得上海携程企业亲子园虐童事件不是偶然,只是将早幼教一少部分个人和企业的一直存在的不负责任情况集中爆发出来。

  学前教育资源的缺乏, 让一些人有可乘之机

  由于常年的教育投入欠债,公立幼儿园、托管班少之又少,特别是北京、上海这类一线城市的幼儿园,由于其规划按照小区人口密度进行,就使携程这种地处商业区或高科技园区的企业员工在照顾孩子上面临两大难题即:1、有没有幼儿园可以上?2、孩子可不可以晚接?

  其实第一个问题相对还容易解决,只要家长支付相应的学费,孩子都有机会在家附近找到适合孩子入学的幼儿园或托管班,而对于第二个问题家长就很难解决了。因为现有幼儿园和托管班一般都是早晨7:30送孩子,下午17:30接孩子,使相当多的工薪阶层家长很难做到下午按时将孩子接回家。

  观点认为,可以让孩子的祖辈或雇佣一个保姆将接送孩子的问题解决。可现实却是工薪阶层的家长们在孩子教育方面支出就已经占到家庭总收入的30%,而一线城市超过30%的家庭每年的教育支出超过万元。(来源:搜狐教育 2014 白皮书《中国 K12 课外辅导行业现状及走向》、艾瑞咨询《2016年中国家庭教育消费者图谱》),所以对于工薪阶层家长来说,无论是让老人照顾孩子还是雇佣保姆,都是一笔不菲的费用,由此就给一些人大赚孩子钱制造了机会。

  对于早教、托管班而言,有一部分机构本身就没有办学资格,只有一个工商营业执照,而实际的业务却是类似于幼儿园,这就是“黑园”,根据上海携程企业亲子园虐童事件爆发后,因“没有得到行政许可”将其叫停,这个亲子园一直是“黑园”。

  而这些“黑园”能生存下来的唯一就是利用幼儿园资源匮乏、家长需求多样等现实情况,尽可能的去满足家长的需求,可一旦出现跑路、关闭甚至虐童事件,家长就会夹在工商部门和教育部门的职责不清晰的中间,无处申诉。

  此外,本次事件方携程亲子园还有一条规定:禁止家长探视。这条设置也是不合理的。

  规范的幼儿园为了方便安全管理和减少孩子分离焦虑,常规做法是孩子入园后不允许家长探视,除非孩子生病。而携程亲子园作为一个在写字楼里的亲子托管班,禁止家长探视的做法非常不合理,毕竟亲子园不像幼儿园那样有操场、有太多的边边角角需要严格管理。

  事实上,除了虐童,这些问题亲子园、问题幼儿园还可能会出现其他问题,比如提供的食物是否符合卫生标准等。而这一点,相比于虐童,更加不容易被家长发现问题。

  至于携程亲子园这类企业内部的托管园,直击家长痛点,即使没有得到行政许可,也使“黑园”可以在“民不举官不究”情况下生存下来。当前随着二胎的放开,未来孩子入园问题依然严峻,即使各级政府部门都在大力推进公立、普惠幼儿园的普及,可在近期三年内仍难解决学前教育资源匮乏的问题。

  所以即使在一些黑园出现跑路、虐童、喂药等新闻被爆出后,家长们还会因现实问题选择那些黑园。

  虐童事件应当如何避免?

  在企业自建内部员工亲子园或者幼儿园时,如何尽量避免类似事件发生?

  首先,企业在为员工选择孩子托管服务时,不能只看其宣传,一定要看其证照是否齐全,那些证照齐全的幼儿园、托管服务机构都受教育部门的定期督导,相对要规范很多,所以为什么携程会选择一个连行政许可都没有早教机构为员工孩子提供托管服务,也是非常令人疑惑。

  作为家长,选择幼儿园时考察其证照是否齐全,有两个渠道:第一个渠道是园长办公室,在证照方面自信的幼儿园都会将相应证件高调的向家长亮出来,一般都会挂在园长办公室,家长有权利查看其原件或复印件;第二个渠道就是找当地教育部门,通过电话或到当地教育部门接待处咨询。

  其次,无论是幼儿园还是亲子园,一定要合理安排师生配比,更要提高教师、保育员、保洁员的薪资水平。

  由于照看孩子是一个非常繁重的工作,教育部门要求幼儿园做到两教一保不是没有道理的,最好的班级师生配比是1:8.5。但是从这次虐童视频画面中看,这个班级中大约有17个孩子。

  同时要提高教师等相关人员的薪资水平,由于幼儿园行业教师、保育员和保洁员长期处于低工资水平,也会造成她们情绪的波动,特别是当前互联网、信息化在幼儿园经营管理上的应用,使幼儿园的经营成本大幅度降低,笔者真希望幼儿园将降低的成本不要装入自己的腰包,而是与员工分享。

  最后,家长要和幼儿园达成配合、默契关系。幼儿园中一项重要的教育就是“家园共育”,家长的教育观念和教育习惯要根据幼儿园、老师的要求做一些调整,使孩子在幼儿园和家庭里接受到的教育、培养在理念上是一致的。作为家长,更不要有掏钱买服务的想法,更不要以上帝的姿态和幼儿园对话,由于幼儿园的教师等相关人员女性较多,在情绪上偏于感性,家长的不配合也会造成她们的情绪波动,一旦她们情绪上有较大波动,对于幼儿园和家长而言处于双输的局面。

  对于上海携程企业亲子园虐童事件,非常令人痛心,希望教育部门和早幼教从业者一起发力,为孩子提供更多优质的教育服务。

  备注:幼儿园如何充分利用互联网技术降低经营成本、提高经营效率,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话题,可以加我个人微信讨论交流。毕汝杰,大数据忠实信徒,幼教从业者,个人微信:bibo_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