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邢帅教育被清退,看机构与平台之争

2017-01-06 08:58:45发布   来源:九宫八卦   作者:郑勇   0条评论

  新年伊始,在线教育领域出了一件“大事”,就是邢帅教育被腾讯课堂清退了。腾讯课堂清退的理由很正当,邢帅教育解释的原因很合理。于是,双方就好聚好散了。

  腾讯课堂是否需要邢帅教育呢?需要过。至少在腾讯课堂发展的初级阶段,终归需要一些“叫得响”的教育机构捧场、站台。现在,腾讯课堂的机构多了,似乎并不在乎邢帅教育的“帮衬”。

  邢帅教育是否需要腾讯课堂呢?需要过。至少在邢帅教育发展的初级阶段,终归需要一个“足够大”的在线平台导流、推广。现在,邢帅教育的翅膀硬了,似乎也不在乎腾讯课程的“衬托”。

  事实上,腾讯课堂、邢帅教育的合与分,完全可以用“好合好散”来形容,毕竟双方都已经各取所需了,因而也就不必再彼此相互制约。

  邢帅教育“退场”之时,特别提及此前的“先例”潭州学院。去年,潭州学院被腾讯课堂清退,一度闹得业界沸沸扬扬。当时,双方各执一词,闹得不欢而散。究其原因,则是潭州学院太过倚重腾讯课堂的平台,以至于没有开发自己的“网校”。

  相反,邢帅教育在过去的一年中,不仅在线课程办得风生水起,而且还从线上转入线下加盟,甚至还深入企业内训,俨然自成一体、自成一家。不知道是否潭州学院事件给予了邢帅教育前车之鉴。

  回顾潭州学院被清退,一个重要的“导火索”,就是潭州学院在腾讯课堂“做大”了。据说,潭州学院在腾讯课堂上开了500门课。此举显然在腾讯课堂上占据了更大的“市场”,因而挤压了其他教育机构的份额。那么,被腾讯课堂清退自是迟早的事情。

  其实,教育机构与在线平台之间,的确存在着一种较为尴尬的关系。

  作为教育机构,依托在线教育平台能够解决场地、招生、人工等方面的瓶颈,从而将办学重点聚焦到教学本身。但是,在线教育平台本身也是一个“竞技场”,供各家教育机构同场竞争。

  互联网经济有一个法则叫做“赢家通吃”。那么,在互联网教学平台上,是否也能出现“赢家通吃”的局面呢?不是没有可能。比如,在腾讯课堂上做大的潭州学院,以及邢帅教育。可是,“一家独大”的局面,恰恰又是在线教育平台不愿意看到的结果。毕竟“来的都是客”,在线教育平台不得不“均衡”发展。

  四年前,学为贵教育创业之初,先后选择在YY、沪江、百度传课等互联网平台授课,曾提出能否提供充分竞争,最终“赢家通吃”。可是,得到的全部都是拒绝的答复。为此,学为贵不得不自我发展,创建了自有网校、App产品等。

  当然,能够像学为贵教育那样,通过线上创业,实现自我发展的教育机构还是少数。更多的教育机构还是依托在线教育平台实行“互联网+”的转型,受制于在线教育平台也就成为在所难免的事情。

  正所谓:有人的地方,就有“三六九等”;有生意的地方,就有“二八法则”。“互联网+”构建了一个新型的社会场景,有了人,也就有了生意,“三六九等”、“二八法则”是必然的规律。

  尽管在线教育平台期望各家教育机构势均力敌,但有竞争必将分优劣,肯定会有优秀教育机构脱颖而出。在此情况下,在线教育平台将作何选择?

  实际上,网易有道已经开创了一种投资“孵化”的模式,以5亿元的投入“孵化”20家优质教育机构。如此做法,一方面,能够使平台留住优质的教育资源,甚至形成排他的局面;另一方面,能够依托自身平台做大相关教育机构,创造更大的回报。

  网易有道的路径,自然给在线教育平台们一个新启发。然而,之前的优先“进入者”们无疑“阻挡”了“后起之秀”的道路,更何况那些“先入者”大都有着极为深厚的背景。

  相比较而言,在线教育平台更“喜欢”自己“孵化”出来的教育机构,并且希望能够后来居上创造更大的价值。至于先前能够带来流量的教育机构,似乎业已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腾讯课堂清退邢帅教育,何尝不是在线教育平台“清障”的一个信号呢?

  (本文转载自九宫八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