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逆袭记:从“打工仔”变身网红老师

2016-05-03 07:42:53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冯玮   0条评论

  多知网5月3日消息,今年3月初,邢帅教育发放月度奖金,CDR课程的许超老师带领战队拿到最高奖,人民币57万。

  面对一大摞现金,这个当了3年老师的80后笑说:“第一次拿这么多钱,也不敢拍照发朋友圈了,抱着实在手抖。”

\

月度奖金发放现场

  而真的和他聊起57万奖金,许超倒也坦然,“其实老师们都蛮拼,我身边很多同事都是通宵备课,和网红相比,或许我们的高收入理应多些必然性”。

  前些天邢帅教育正式宣布获得3亿元B轮融资,内部“细胞分裂式改革”也已悄然运行半年,许超和他的团队,正是邢帅改革下的缩影。

   从打工仔到在线教师,“逆袭”要趁早

  离开陕西老家时,许超还不到20岁,独自飘在深圳,是别人口中的“打工仔”。同很多去珠三角打工的人一样,许超也揣着自己的梦想,只是那时的梦还很简单:不要像父辈一样靠自己的体力卖钱,学门手艺就回老家。

  一边打工一边找机会,有好的就跳,是那个浮躁时期的常态。许超偶然听到“互联网”这个词,看着商场前面的电脑巨幅海报,“我琢磨着,这也许是条好出路”。

  那时候一台电脑要8000块,他还买不起。

  许超转行去了广告店,从打杂做起。常被店主当外地人欺负,也常拿不到钱。零星的工资都拿去买了计算机光盘和辅导书,自学让他走了不少弯路。

  “后来在网上找到邢帅教育,其实也忐忑,那时没听过网校,怕是骗子,尤其是因为对网络不了解,我已经在网上被人骗了3000多了,”许超回忆,“当时学费400,我就想着,再赌一把”。

  “这次赌对了”。

  学业结束后许超去邢帅总部做了全职教师。“我见谁都笑,有问题就到处问,不到一个月,从扫地阿姨到大老板全认识我了,不过这或许也是我适合做老师的原因,我很主动。”

  只是没想到,以前在电脑前看老师随便讲讲的1小时,居然是要自己24小时都趴在电脑前才能完成。

  “忙得飞”是入职时候的状态,备课、讲课、开会、答疑……除了吃饭睡觉他的时间全给了课程,也会有忘记吃饭睡觉,在电脑前一呆一整天的时候。

\

许超准备课件

  忙碌的同时,学生的问题无法完美解答,课堂效果没有什么起色,自己在沟通、学识上的问题开始凸显,许超犯了难。

   移动电源与段子手

  教学困境让许超开始反思自己综合知识的匮乏与工作效率的失调。每天3小时的学习时间,是他给自己的硬指标。

  他定了个时间表,把每天的生活变紧凑了些:8点开始学习,11点吃饭、处理学员问题,1点团队开会、教研,3点开始集中答疑,6点到12点准备晚上的课程及课后答疑。

  如果说以前对教师的定位是蜡烛,现在的许超更像个移动电源,白天给自己充电,晚上再把能量分给学员。

  关于每晚的课程,许超很自信。每天他都会回放课程,针对学员关于课件的评论随时下架重录,“这是个笨办法,不过有效果”。

  有时他也会给学生备点儿“福利”——做一期学生可以较快学会又偏向于中高端的特训课。

  学生的福利却是老师的难题:课程太难学员没兴趣,课程太普遍又没了亮点,尺度稍稍把握不好也许就会丢了个学员。1小时的特训常要他熬上好几个通宵。

\

“司静”是许超的网名,图为学生在他的课程内容下互动

  许超做过统计,发现学员的年龄层跨度虽然是在10岁到60之间,但绝大多数是大学在读或者刚刚入职的年轻人,针对这类学员,许超意外找到了合适的讲课方式。

  “最开始讲课其实都是一本正经的,但有次上课我分享了一个段子,突然整个班都活跃了,那时我才意识到,好玩好笑的课堂氛围是多么重要,活跃的课堂不是只带来了学员那么简单,他还会让学生愿意与我互动,给我反馈,进而帮助我提升我的课程不足。”

  那次之后,许超开始了“逗比”的讲课方式,延续至今。

  做门好课来留住学员需要耗费不少精力,招生也同样让他操碎了心。

  每次开课前,许超都会认真做一份文案和效果图,先在自己的QQ空间发布,再通过学员的QQ群和学员邮箱批量发送,从开课前半个月开始发,每周发一次。

\

新课程宣传

  “我要做到无论在QQ还是邮箱,他们都能收到我3-4次的课程推送,”许超说,“有些学员会烦,说我像发小广告的,所以我也会控制节奏,在不影响学员的基础上,保证大家都能看到新课程的预告。”

  他曾看过一位北京老师的网课,那位老师很幽默,课程内容也精炼,学员最多时是2000人。“我现在的指标是每天300人,慢慢增加,哪天能到1000人,就成了。”

   细胞分裂后的新标签

  邢帅教育从去年开始细胞分裂式改革,将公司裂变为以细胞为单元小组,每个小组经营一个科目或者一门课程,每个月大约服务1000名左右的学生。

  邢帅花了两个月时间说服一部分员工组成17个小组,开始试点小组制。许超的11人战队就是其中的一个,从组建到现在已有半年。

  细胞分裂让他看到了新的机会,许超对小组制的理解是“换位思考、能者居上”。从讲师变为团队负责人,许超开始明白一些曾经不太理解的决策,新的位置也让他有了关于课程的宏观思考。“以前我是讲师,现在我多了个身份,我还负责引流。”

  除了答疑和备课,许超最近常熬夜学习导流的知识,就像刚到邢帅的时候,到处提问,看视频,买教程……

  “分裂后大家比以前更忙了,但是是给自己忙,我们希望做好它,不然就会有被合并的风险。”从以前最多加班到两三点,到现在每隔两三天就一个通宵,许超坦言“累,但是有动力”。

  虽然自己常常通宵,但是他并不喜欢自己的团队加班,他希望慢慢培养队员做好力所能及的事情,循序渐进。“加班做规划的事情我来,他们去执行就好,这样也可以让他们多些自己的时间。”

  对于新人的选择与培养,许超觉得先要“把把脉”。

  “其实一些90后的小老师并不把工资放在首位,他们要的是好玩。要是觉得这儿没意思,说走就走了。”

  许超会教他们一些平时学不到的东西,再教他们如何把课件做好,有时也会自掏腰包买一些课程,支持年轻老师创造新东西。

  细胞裂变的特质是不断分裂,而许超自己还想维持这个11人的团队再久一点儿,“先保持好现状吧,再分裂的话,真怕对学生的服务会跟不上,教师团队培养好了再分裂,才是对学生负责。”

  从2016年初到4月份,许超战队的学员累计500余人。

  许超曾把自己的证书和视频拿给家人看,“他们都说我在搞表演”,他也试着给亲戚讲课,“他们问我讲课有人听么”。

  曾经想在家人面前证明自己的许超开始习惯一笑置之,如果说曾经的梦想是学一门手艺回老家安然度日,现在的他依然还有梦,也依旧简单:“再看得远一些,活得再宽些。”

  “我就想将来跟我的孩子说,你看邢帅教育牛逼吧?爸爸的青春在那儿。”(多知网 冯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