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板”与“媒婆”时代之后,教育O2O公司“去O2O化”

2016-04-07 07:56:32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初骊禹   0条评论

  多知网4月7日消息,去年一年,教育O2O行业经历了过山车式的发展,从年初大量公司涌入并拿到融资,到年中遭遇资本寒冬后外界几乎一边倒式的唱衰。2016年,当各在线教育公司纷纷开始做变现探索之时,O2O教育公司也不例外,多知网发现,教育O2O公司的变现探索,也可以说是在不同维度上的”去O2O化“。

\

  轻轻家教:转型“基于移动互联网的教育机构”

  “我们是一个基于移动互联网的新型教育服务机构”,在采访的最后,轻轻家教联合创始人刘常科对多知网表示。

  轻轻家教为老师提供新学生的增量,并且每一单与老师分成10%-20%。刘常科表示,现在轻轻的机制是新客户第一次只买一节课,之后的续课则是根据产品包选择节数的套餐,其中,最小单位是4次课。

  其中,最开始的几次课分成比例稍高,之后,轻轻的抽成比例会随着该学生在平台上订课的数量增多而下降。刘常科表示,轻轻目前变现方式就是通过每一单的分成,有分成收入,才能检验出服务是否有价值。

  刘常科说:“轻轻家教从一开始就提出一个 TT2F 的概念,第一个 T 是 tutor 助教,第二个 T 是 teacher 老师,F 是 family,助教+老师共同服务家长。很多人说我们做得太重,其实我们一直认为互联网改变的是效率的提升,而不是体验的缺失,如果体验缺失了,那效率再高也没有意义。这个就像练武功,内功有了,招式才有威力,否则是花拳绣腿。”

  轻轻希望借此方式,先把“轻轻家教”这个品牌做出来,然后再逐步过渡到平台,因为现在O2O公司会面临的一个基本问题是——流量,只有先把轻轻品牌做起来,才能向外吸引更多老师和家长用户。

  “目前轻轻的新单量的60%来自于扩科、转介绍等,也有一部分来自于自然流量,基于TT2F模式,一个助教平均服务30个老师,覆盖100多个家庭,随着系统升级,这个数量还可以不断增加。”刘常科说。

  与传统机构不同的是,轻轻家教对于新用户允许首单只买一次课,这样降低了家长之间转介绍的成本,又因为K12阶段较容易续费、扩科,因此可以保证持续的分成收入。

  刘常科表示,在短时间内,轻轻将专注于K12的个性化辅导,从面授场景切入。“目前在上海,过去 6 个月我们的分成收入每月环比增长 50%,我们认为这个收入远比GMV (Gross Merchandise Volume) 有价值,我们不太关注 GMV。当下我们尽量做到模式简单,收入直接,执行到位,我们不去想太多。懂得取舍,把握节奏对于创业公司很重要。”

  2016年,轻轻将基于现有的12个城市,继续扩大市场占有率。

  疯狂老师:教师端多工具+超级名师大班模式

  同样是家教O2O公司的疯狂老师,却走向了另一条路。在老师服务方面,疯狂老师一方面鼓励不同科目老师成立小型工作室,做存量学生的扩科,另一方面,在教师端的升级迭代上下足了功夫,每周推出新版本。现在的疯狂老师教师端,俨然已经变成了一个细分领域的微信,联系人、老师动态、找场地、换生源等功能一应俱全。

\

  在“找场地“页面下,老师和场地所有方可以共享教学场地信息,比如一些小的教育机构在非上课时段的场地空置,就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提供给需要的个体老师,并收取一定的费用。

  ”找生源“则可以让老师将自己现有生源的扩科需求发布出来,相应科目的老师在付给生源所有者一些费用之后,可以获得该生源。

  张浩说:“我现在已经不怎么用微信了,很多时候都在用疯狂老师的教师端。”他指的是疯狂老师教师端的“教师动态”功能,这个功能类似微信朋友圈,老师发布动态后,该动态会被推送给所有老师和家长,促进老师和老师、老师和家长之间的交流、辅助招生等。

  但张浩认为,仅仅通过教师动态的方式略显单薄,在接下来的版本中,疯狂老师会加入直播录播的课程,让“教师”这一天然的内容生产者自然生产内容,并且带来流量。

  不仅如此,为了提升教学质量,疯狂老师以“中央厨房”的方式为老师提供教研内容,以初中数学科目为例,疯狂老师会将整个初中数学的内容解构为知识点,学生通过学生端进行测试并进行相应课程的选择。每节课上课前,教师端会为教师推送根据学生水平定制的课件,且每节课上课前,课件会根据学生的学习状况进行调整。简单来说,疯狂老师将开始做“智能教学辅助工具”的探索。

  张浩认为,如果平台要与老师分成,就一定要提供价值,疯狂老师提供的中央教研,不仅要帮助老师“省事”,还是要真正提高学生的学习效率。

  和教师端相比,疯狂老师在学生端并没有太频繁的功能迭代,对此,张浩的想法是,只有做好底层的基础设施,提高学生参与辅导的提分率,才能通过口碑真正带来大量增量的学生。

  除此之外,疯狂老师还有另外一盘棋——超级名师孵化器,即基于一年以来在平台上沉淀的2万名老师中的最为优秀的一批老师,给老师砸资源,让他们成为”超级名师”,带大班课。

  “对于名师,不要用标准化小班去束缚他,因为带标准小班,一年的年薪也就是二三十万,再也没有上升空间了,而如果把班级边界放开,老师上一节大班课的收入可能会相当于上好多小班课的收入。这个对于名师是有吸引力的。”张浩说。

  之所有有这个想法,是因为张浩第一次创业的项目快乐学习就有大班基因,个别老师上600人的大课,收入每年可以达到四、五百万元。“可能是因为每个行业大家都会看这个行业的佼佼者的模式,因此中国大陆并没有大班模式,而我们就是希望在这个模式上做探索,疯狂老师变成一个经纪公司,专门服务于名师,帮他们做其他一切事情,名师只需要负责讲课等面向学生的工作就可以。“张浩坦言。

  收入方面,疯狂老师和名师进行一定比例的分成,因为大班的利润比较高,因此名师可以得到比之前在机构中更高的收入,同时疯狂老师也能实现一部分收入。

  跟谁学:天校+游学+商学院,转型To B服务商

  刚刚开完发布会的跟谁学的变现思路则像是在向To B服务商转型,机构的管理系统、机构、老师的会员服务、商学院、游学、机构营销工具百家宝等产品,每个产品的销售对象都是平台上的机构和老师。

  一年多之后,教育O2O公司或向机构、或向工作室与名师孵化器、或向To B服务提供商发展,不同的发展路径背后,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似乎都在弱化自己身上的O2O标签。那么,O2O行业经过了仅仅向两端提供信息的“公告板”时代、撮合交易的“媒婆”时代后,第三时代的局势又将如何?(多知网 初骊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