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陈琦:对新东方有感情,对创业更向往

2014-04-14 20:30:48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邱珣   0条评论

QQ截图20140414201332

       多知网4月14日消息,近日,一场关于新东方和YY的人才争夺战将陈琦推至风口浪尖,甚至衍生出有关名师在线创业的“陈琦现象”。耀眼的聚光灯下,遭遇在线冲击后,机构和名师间那一条条逐渐被放大的裂隙也显露无疑。

       多知网联系到陈琦,他吐露了离开新东方的来龙去脉,并提到部分今后线上线下的运营策略。

       记者在新东方大楼一层见到陈琦,他本人和几年前拍摄的照片差别不大。不过,陈琦没有名师们特有的“播音腔”,声音有些低沉,偶尔夹杂些许大连口音。让人有些意外的是,外表有些书生气的陈琦,性格却非常直接,没有几句开场的寒暄,就直奔主题。

      “我觉得名师这个词已经失去了原有的意义,因为现在成为名师太容易了”,开始交谈不到5分钟,陈琦就很直接地表达了自己对“名师”的看法。加入新东方10年,所著“要你命三千”系列已经成为最畅销的GRE词汇书,陈琦也成为在GRE考生中呼声最高的老师之一。从大四到现在,他把大把的青春都留在了这里,不过现在,陈琦也要离开他的第一个老东家了。

       对新东方有感情,对创业更加向往

       相比于同辈甚至后辈,陈琦都属于晚退型,“和我一样04年加入的马骏,办小马过河都好几年了;以前我GRE班上的学生梅晗现在在YY频道上的雅思课程非常火爆。和他们相比,我很汗颜。心中有太多的事情想做,如果再不出去试一试,很担心将来有更多的顾虑而丧失机会。”

       由于历史和利益等原因,地域是老师们迈不过去的坎儿——比如北京新东方学校的老师到沈阳做招生宣传,是基本不可能的。因为这触碰了当地新东方学校的利益。

       线下走不通,那线上呢?也不行。新东方去年推出了政策明确禁止教师个人和YY等在线平台进行合作。线上的路也被堵死了。不过,对于陈琦自身的能力而言,这还不是最糟糕的。

       新东方没有让教GRE课程的陈琦在北美考试部发挥市场的影响力与价值,而将他“雪藏”在新东方极其边缘化的多语种部(主要运营英语以外的其他语种培训),这或许是新东方降低自身系统性风险,防止市场价值大的教师继续增值的一种打法。“虽然不能给多语种的学生讲授GRE课程,但是我们依然在北京学校内部,尤其是在原有的GRE学生中推广西语、法语课程。收效不错,但还是觉得为新东方带来的贡献不大”。

       陈琦就任的多语种部,可以说是新东方一个“多余”的部门。在陈琦接管之前,部门总监一年一换。陈琦来到多语的第一天被员工、教师问的最多的一句话是“你什么时候走,你干多久?”。最后陈琦不仅兑现了对教师们”至少干三年”的承诺,也让多语种部的业绩情况得到了改善——到第三年时,北京学校都没能完成任务,多语种部却超额完成了任务。“我是多语种部做的时间最长的总监。前两年业绩确实不好,那时候干不好而甩手走人,是逃避。现在做的还不错却选择离开,是负责任的做法。这样才能无愧于心。”

       四年的管理生涯中,陈琦也收获了很多在讲台上体会不到的东西。如果继续留在新东方,部门的项目负责人大多非常成熟,不需要操心很多事情,自己很容易就待舒服了,不思进取,这是陈琦不能接受的,用他的话说“我还有梦想,希望有一天我也能捐一栋教学楼给大学”。心志已定,离开只是时间问题。

       离开的当口,遭遇挖角之争

       陈琦离开新东方的时间有些暧昧,正好赶上100教育挖角,容易给人一种被挖走的印象。

       “在线教育给了所有我们这些想更好的服务更多学生的内容提供商一个很好的机会。”谈到YY等在线平台,他没有任何避讳,说:“只要这个平台给学生提供便利,并且心态足够开放,我就愿意在上面放产品。我在很多个平台上都放了课,包括Koolearn、YY、尚友商城,也会考虑Smart Study。”陈琦的心态也非常开放:“有老师担心线上课程被盗录了怎么办?这点我和沙老师(北京新东方学校校长沙云龙)的理念很像——不怕被利用,就怕没人利用。对我们而言,一门课教了一段时间,能让一部分学生享受实实在在的益处,我们也得到了应有的劳动回报,它就完成了自己的使命。这个课程就应该放到网上去,让大家免费学习。我们的精力要集中在如何研究新的课程产品上。一味抱残守缺,怎能有所进步?放开心态,不断向前,才能走得更远。”

       渠道的选择上,陈琦的策略也非常独特。他同时选择多个在线平台,每个平台放一个系列,互不重复。“每个平台的效果,我们都在评判,包括团队运作效率、风格等等。在YY的100教育发布会的当天晚上,我们就计划要为100教育的GRE平台提供全方位的内容设计,第二天也得到了YY老总李学凌的微博回复。”

      “假设我在三月份推出一个课程,如果同业机构执行力较强的话,应该就会仿效我们推出类似的课程,收费可能也更低。但没有关系,我们四月份会再推出新的课程,五月份继续更新。在GRE这个领域,我们要一直走在别人前面。”外表谦和,但掩盖不住陈琦骨子里的自信和傲气。

       线上的主要作用还是扩大影响力,陈琦并没有将线上作为自己的主战场,他真正想做的还是一个线下的专业GRE辅导机构。GRE辅导相对小众,在这个细分领域,专业的培训机构数量极少,竞争并不激烈。

       创业,想做GRE培训的“百达翡丽”

       有人对陈琦成立的“微臣教育”的含义做了各个版本的猜测,陈琦的解释非常直白:“微臣是当时我们三个合伙人名字的谐音,本来是‘威臣’,但我觉得姿态应该放低,应该为学生最好服务,就改成了‘微臣’,同时也是‘we change it’的谐音。”

       陈琦从一开始对微臣的定位就是做精品班,25人一班。“我想把微臣打造成培训行业里的百达翡丽。我们求质,求精。”

       因为新东方成功的将陈琦另外两位合伙人以及他们的团队中的部分成员劝说回去了,陈琦现在的团队只有4人,每个人身兼数职。陈琦现在的担子很重,要扛房租和装修,负责很多事情。“这两个朋友回新东方,但不会影响我对他们业务能力的认可。我一定会坚持下来,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要全力以赴。哪怕真的做砸了,我脸皮也厚,那时再回新东方,也好过现在。”

       除了培训业务,微臣会陆续出版内容涵盖GRE各个板块的辅导资料,目前已经做了8本。“我们和大愚文化公司在历史上就有非常默契的合作,得到了仲晓红老师的很多政策上的支持。“再要你命3000”一本书的码洋一年约能给大愚带来300万收入。即将出版的这个系列,我们希望第一年能贡献1000万左右的收入,将来希望每年能够稳定在2000万。”最近的5月份,该系列中的关于《再要你命三千》的《新GRE核心词汇助记与精练》将发布并预售。

       “有些事情可以模仿,但有些东西是学不来的。老GRE我考了12次,因为一年只能考2次,新GRE我考了15次,改革后每年的5次我都去考。对于考试的关注,以及过去十年对于GRE考试的积累才是市场价值的真正体现。”提起名师,陈琦则有自己的看法,“名师不是培训出来的,用一个组织的平台流水线,标准化培养出来的只是一个随时可以被替换的零件;用各种推手打造出来的是“偶像”。一个合格的教师是由性格决定的,具备自己钻研能力的同时,走进学生,去了解学生的需求,是合格教师的基本素质。”

       “我希望老师离开新东方,不是因为‘恨’,而是看到了目前的问题和不足,同时看到了市场的机会,能够更好地满足个人的发展需求,这样的心态才是正常的。报复性的创业是做不好的。”

       撇开这场舆论风波本身,陈琦是个温和四分,硬气六分的人。在谈话的过程中,会微笑着和周围的人打招呼,然后再继续到下一个或愤慨或骄傲的话题。

       “陈琦现象”的出现,在某种程度上是培训机构对师资的依赖产生的,而陈琦本人也是新东方老一代名师的缩影。随着师资大量流动,“陈琦现象”也许是在线时代机构谋求转型的开始。(多知网 邱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