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手马肖风二次创业:赌少儿科学教育市场
   

再次创业,张永琪把办公地点选在了上地软件园基地。有意思的是,不知是否巧合,公司名为“智慧天下”,和“环球天下”有些异曲同工。

  

但“智慧天下”并不是一间新成立的公司,它由ATA创始人马肖风创办,主营业务为小学幼儿科学创新实验室提供整体解决方案,由政府、幼儿园采购。张永琪接管智慧天下后,创立了面向儿童大众市场的“鲨鱼公园”品牌,马肖风和张永琪目前是这家公司的主要股东。

 

张永琪给人的印象平和,并没有想象中的距离感。谈话间,他会因为某个话题陷入沉思,不管是营销模式还是产品设计,即使只言片语,都可以点燃他对产品的重新思考,然后给出自己的判断和想法。

    

谈及二次创业,张永琪感触颇深:“面临很多问题,首先就是团队搭建。原来的团队都是语言类(培训)的,很多和我一起干了15年的老员工都未必能用的上。

线上线下同步走:巧虎+线下店模式
 
 

今天,英语培训已是红海:大公司在忙着转型、布局,小公司天花板明显。即使深谙此间之道,再创业时,张永琪仍然放弃了这个曾经给他带来声望和财富的市场。

  

“雅思考试一年35万人,相对来说是个小众市场。现在我选择的是一个很有想象力、超大规模的市场——这两年国家教育实行新政改革,慢慢会朝着西方教育体系发展,所以我认为培养能力、提高素质的项目会更有前景。音、体、美教育对人才和场地的要求都非常高,不容易做大。科学项目相对而言,是靠产品,不是靠人。”实际上,张永琪对于儿童科技方面的尝试四年前就已经开始,马肖风起步更早——智慧天下已经成立了六年,并且在政府采购领域一度十分辉煌。

   

不过,越是小众的、应试的,往往是刚需;越是大市场、兴趣类的,往往需求不强。兴趣和能力提高的市场,很多家长认为不错,但却不愿意买单。“对于这个市场(成熟起来)周期的预估,大家还是比较朦胧的,我认为到大家普遍接受,还需要至少三年的时间。前几年这个市场都在亏本,去年活跃很多,有亏有赚,说明已经在不断的变好,逐渐被人接受。”

   

“鲨鱼公园”面临的问题,和很多兴趣类培训一样,就是和应试类培训抢周末孩子的时间。张永琪意识到,抢时间肯定没戏,所以决定借用一部分巧虎的模式:“我打算用在线先将孩子周一至周五的部分家庭时间占住。10天一次课,1个月分三次将教学产品寄到客户家里。包括鲨鱼公园的海报、用动漫形式设计的知识课本,网上的制作视频等。这些东西是给家长看的,家长再教孩子做这些手工品,打亲子牌。学了一段时间后,家长会发现很有意思,孩子很喜欢,但是又可能没有时间继续持续教他们,或者觉得没有老师教的深入,会有一部分到线下班来上课,比例在5%~10%,这就实现了O2O。”——目前,“鲨鱼公园”在北京已经有5家店面,标准配置在300-600平米左右。这些店面不仅是教学场所,很大程度上也起到展示和体验的效果。

   

线上线下同步走,是张永琪经过反复思考后走出的一步棋。他说:“新东方和环球雅思都在这个遗留问题上,吃了很多亏。两套体系相互打架,怎么管?除非全部换血。这也是为什么互联网公司敢喊着颠覆线下的原因,因为不是YY或者哪家互联网公司要颠覆,而是这个时代要颠覆。”

鲨鱼公园:做儿童大学,推教育合伙人
 

 

智慧天下主要有两块业务,目前主推的是鲨鱼公园,针对3至12岁儿童,设计科学课程及相关的教学材料研发,课程全部根据国家教材标准进行阶段性的设置;另外一块是校内整体学习方案的采购。

   

“2017年,课改会把理化学科合并在一起,可能像西方统称为科学Science。科学教育应该是有意思的,我受韩国悟空动漫和阿衰漫画的启发,觉得鲨鱼公园里学习应该带给孩子们有各种各样好玩的事情。所以开始便年初就做了”sharkpark”微信自媒体,现在也推出亲子装品牌、画本之类的延伸。但后来,我觉得(鲨鱼公园品牌)的内涵应该更广泛一些,于是开始做鲨鱼理工大学。”

   

儿童大学的概念最早来自于德国名校蒂宾根大学,蒂宾根成立了世界上第一所儿童大学,请最权威的教授用浅显的语言为儿童们解答千奇百怪的问题,讲解天文、地理、哲学等各学科的知识。儿童大学的概念在欧洲非常流行,倡导以兴趣为导向快乐的学习科学知识。

   

形成粉丝,需要有独特的文化和内涵,张永琪不认为鲨鱼公园的文化载体是这些看似简单的模型,他指着一个布满了小零件的机器人模具说:“如果把这个拿去卖,可能中国人就认为是20块钱的事。但我要把它买成60块钱,我要告诉家长们,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教具或者产品,它背后是一门课程。线上课程搭建好后,6月份预订,7月份出售,预计半年后体验学生就可以达到5000人”

   

有了好的内容,怎么把它推出去?张永琪的下一个目标是要在20个城市开线下学习中心,首先他要解决两个问题:加盟和定价。加盟商恶性竞争,教学质量难以保障是环球雅思在扩张过程中遭遇过的现实问题。这次,张永琪有了新想法“在全国20个城市,每个城市选一个合伙人,他同时负责这个城市的线上线下市场。我会鼓励他多开分店,多赚钱。以前我管400个分校,现在管20个,我有信心。”

   

至于定价,会员制课程,学生缺勤是让所有人都头疼的问题,“我们会推行上下学期的制度,让家长体会到错过课是件很重要的事情,课程之间是连贯的,是有体系的,缺课的学习成本会很高。”张永琪这样说到。

   

鲨鱼公园线上课程即将开始预售,张永琪的二次创业开始进入快车道。虽然他是创业者中为数不多“不差钱”的人,但他并不排斥资本,“我在想是不是像雷军说的那样,用别人的钱自己有些压力会更好呢?”

“教育圈的人可能很难会有我这样的经历,我一手带着环球雅思成长,到送它上市,再到现在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对它的感情肯定非常深厚。一方面,我非常希望它能越来越好,但是如果没有越来越好,我会选择遗忘它,再造出一个更好的。站在围墙里的人,往往看不清楚现实,没有办法轻装上阵。”这段话,是张永琪对过往经历的总结,更是对新事业和新生活的一段注脚。(多知网 邱珣)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是中国教育产业化的推动者,并作为时代的标杆功成名就。如胡适所言“宁鸣而死,不默而生”,新的环境下,他们或积极推动公司升级转型,或再度启程,踏上创业之路。多知网高端人物访谈栏目【多·说】,近距离接触行业领袖,关注他们的内心世界,深度还原他们对产业的判断和思考。
此栏目暂无任何新增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