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的“人才发展年”:外部引入+内部培养

多知网:引入 Isa作为启德新任CEO有些出人意料,时间上看也比较匆忙,这是出于怎样 的考量?

李朱:外界觉得挺意外,但我倒觉得很合乎情理。启德是一家比较国际化的企业,有非 常多的外籍员工,同时启德提供的是国际教育服务,所以在治理结构和公司文化上也比较 国际化。我们邀请 Isa作CEO也是看重她在跨国企业的工作经历,特别是在文化教育企业的工作经历。

多知网: Isa此前对环球雅思的人力资源管控和财务系统架构做过重要调整,您刚才也 提到了她有非常丰富的跨国教育公司管理经验,随着她的加入,启德未来是否会在公司内 部管理体制上做重大调整?

李朱:虽然 Isa有丰富的财务背景,但她后来在新加坡大众集团和培生集团中国区担任 CEO,其实管理的范围非常全面。在考察和面试的过程中,我们发现Isa对商业内核的把 握,以及运作有独到的理解。另一方面,启德在中国的民营企业里,管理相对还是比较专 业化和系统化。我们的管理机制和机构一开始就定了,Isa加入后不会做这方面的大范围调整,而是用她之前的工作经验、她的专注和努力给我们做加法。在日常工作上,承担了我的工作任务,在人力调配上,也不会涉及大的调整。

多知网:您在全员邮件中提到2014年是启德的人才发展年(Talent Year),相信其中也包括了邀请Isa加入,您的人才培养计划是怎样的?

李朱:我们的工作施展会更加有序、有计划、有条理,Isa会起到一个加强的作用。除了Isa,我们也吸纳了一些业内的精英人才,比如几位来自华尔街英语、英孚等国际教育公司的精英,还有些同行。

一个公司在成长的过程中,要保持发展,除了自己造血以外,还要吸纳新鲜的血液,他们会带来新的丰富的营养。两个方面是并重的,我们年初的时候就提拔了一些内部管理人才,包括副总裁、总监等。将来也会按照这个原则:优先提拔培养内部人才,吸纳同行和其他行业的高素质人才。

人才培养体系上,我们不会完全照搬或者复制培生或者其他公司的体系,我们有自己的机制。作为一个教育企业,人才是我们的最重要资产,我们会坚持不断的为内部人员提供机会,包括培训和上升空间。

另外对于企业来说,基因已经存在了,任何一个人来都是添砖加瓦,而不是推倒重建,但怎样将大厦一起建得更好更快是大家共同的目标。


暂时没有上市计划,已经开始项目收购

多知网:我们了解到启德此前有上市计划,但因为各种原因被搁置。Isa曾在多家上市公司任职,又有非常不错的财务背景,是不是启德在上市方面上有了新的想法?

李朱:我们从来没有明确表示过什么时候要上市,以及在哪里上市。但是我们从09年开始实行公司内部管制的规范化,包括法律、财务、业务,都按照规范的方式用系统的平台进行管理。但这并不一定就是为了上市,而是所有的公司做大后都需要规范化。所以Isa的加入,只是因为她正好符合我们的要求。未来我们还是先将自己的事情做好,把公司发展好,其他事情是水到渠成的。

多知网:上市确实是水到渠成。今年达内科技在美国上市,华图教育也到了冲击A股最关键的阶段,您怎么看教育培训公司上市?
李朱:上市只是公司发展的一个途径而已,不论是 A股还是在香港或者美国上市。我有 一个看法——“好公司未必要上市,上市的未必都是好公司”,所以我们不以上市为目的。对于那种需要资本进入的公司来说,也许需要上市。但是启德的现金流是非常好的,不上市的话,我们做事会更加从容一些,有更多的时间和机会来把服务打造的更加完善。

多知网:黄娴曾经主导过培生对环球雅思的收购,她加入后,启德会不会做一些收购?您比较关注的领域是?

李朱:我们早就开始了一些收购计划,和Isa是否加入并没有关系,启德原来就有不少成员做过资本运作。我们和一般民营企业不同,我们选择了一些和启德互补的,有市场潜力的,文化理念契合的团队收购,目前已经在进行中,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

就项目聚焦点来说,我们是教育企业,当然对教育项目感兴趣。但是目前首选还是国际教育项目。


大数据只是方法论,留学顾问会长期供不应求

多知网:启德作为一家在广州发展起来的公司,在南方公司北上普遍受挫的情况下,还能在华北市场站稳脚跟并逐步壮大,您觉得最主要的原因是?

李朱:首先,公司要有强大的基础和文化。基础指的业务系统、服务和产品有能量被全国市场所接受。其次,公司有强大的文化基因,让员工能凝聚在一起。最后,团队成员不论是外派还是新招,都要具备理解当地文化和当地客户需求的能力,否则的话就是南辕北辙。这是启德在华北尤其是北京市场依旧能够复制广州精细化服务的主要原因。

多知网:据我们了解,启德2011年就开始建立客户申请进程跟踪系统,为客户实现服务流程的可视化。将客户监督纳入到服务过程中在当时甚至现在都是一个很大的改变,您在这方面的想法是?

李朱:其实我们在2008年的时候,就开始完善CRM系统、财务系统和其他业务管理系统。2011年推出客户评价系统实际上希望通过客户的评判来考核员工,提高服务质量和效率。现在,我们这个平台还在继续优化中,内部与内部,内部与客户,都会更加顺畅。虽然现在管理系统都比较成熟了,但还需要简化,让它用起来更顺手。

多知网:启德今年的重要工作计划除了人才战略外,还有一个重点是实现系统升级。而系统升级肯定绕不开大数据的应用,您怎么看大数据?

李朱:我理解的大数据有两个层面:营销层面和服务层面。有些公司可以利用海量的互联网信息来筛选,选择对服务有需求的客户,这是营销层面。而服务层面则既包括申请,也包括教学。我们的大数据是实现不同学生,不同案例进行分析,比如对某所学校申请成功和失败的学生进行要素分析比对,包括毕业院校、专业等等,今年我们就可以科学的统计出牛津人文学院有多少学生被录取了,他们的背景怎样,特点怎样,还有没有被录取的原因是什么。另外,从教学的角度,数据系统也会对学生进行水平测试。这些都可以减少客户的盲目性和随意性,提高服务的有效性。

但是我并不认为实现大数据分析,就可以减少顾问和老师人数。实际上,我们遇到的问题是顾问和老师的数量满足不了学生数量的增长,培训的周期缓解不了业务压力。实现大数据算是捷径,却并不能取代人力,只是提供了一个方法论。就启德现在的发展态势,未来都会是一个人才供不应求的状态。并且,中国未来的10-20年都会是一个人才供不应求的情况。

零中介:对于启德来说是有利的趋势

多知网:外界一直认为中国的留学服务是基于信息不对称,当信息鸿沟逐渐被填平,未来中国的留学市场将会怎样发展?传统留学公司是否会受到冲击?

李朱:我们很早就意识到,留学公司不应该靠信息不对称挣钱,我们应该是给学生提供需要的,有价值的服务。申请学校不是最终目的,留学公司的价值在于:告诉学生你更适合怎样的教育,这包括选择学校和专业;另一方面,引导学生做转变,让他们更适合予海外学习和生活。这样的国际教育才是学生最需要的。其实在很多英语国家,也有申请指导公司,这就明显不是信息不对称了,而是专业指导的问题。留学公司的价值在于给学生提供最好的路径和方法。

多知网:说到未来留学市场的趋势,零中介算是一个新提法,您怎么看待零中介?

李朱:我觉得很多地方零中介是可以走得通的,学生可以自己承担很大一部分工作。对于零中介,启德是非常期待的。因为启德有最丰富的院校资源,世界200强的学校有四分之一与启德签约,零中介到来后会对启德更加有利。我们现在澳洲境内的业务就实行零中介,完全不收学生的钱,但是平均每个人创造的价值相当于国内的十倍,这其中付出的人力成本被大大减轻。现在,我们在准备平台和人力做这个事情,这对于我们是个非常有利的趋势。(多知网 邱珣)

# #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是中国教育产业化的推动者,并作为时代的标杆功成名就。如胡适所言“宁鸣而死,不默而生”,新的环境下,他们或积极推动公司升级转型,或再度启程,踏上创业之路。多知网高端人物访谈栏目【多·说】,近距离接触行业领袖,关注他们的内心世界,深度还原他们对产业的判断和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