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办幼儿园教父程跃的家庭教育“新梦田”

2019-07-23 09:29:33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冯玮   0条评论

  文|冯玮

  打开抖音,在名为“逗芽爷爷”的账号里,一位穿着白大褂、头顶花白头发的可爱老爷爷,正一边抱着小宝宝,一边为家长解读孩子扶站扶走后怎样练习独站。

  手机屏幕前的年轻父母们大多不了解,这个眼神中充满慈爱的老人其实是幼教市场的教父级人物——北京学前教育协会副会长,潜能发展心理学体系创始人,金色摇篮教育创始人程跃。

  \

(“逗芽爷爷”抖音截图)

  24年前,程跃带头策划的“六婴跟踪”通过一方电视传进万户千家,节目的风靡带来了全国对早期教育的关注和追捧。随后,由程跃基于其潜能发展心理学所创办的“金色摇篮教育”在90年代即便开出“天价”的三万元学费,仍期期爆满。

  过往的日子里,程跃带领着金色摇篮教育赶上了社会办学合法化的时机,并作为国内首批民办园之一快速发展;身处百亿的空白市场、呼之欲出的婴儿潮和更多家庭对优质早教内容的诉求中,金色摇篮教育在行业的黄金时代快速抓住资本风口并选择被威创股份收购,成为较早一批进入A股市场的低幼企业……

  20189月,在“金色摇篮教育管理会议”上,威创股份董事长何正宇宣布侯佳已于828日被正式任命为威创股份副总经理,将负责红缨教育、金色摇篮教育两大核心子公司的经营管理。

  “我可能会慢慢淡出对金色摇篮教育业务的管理,”程跃坐在沙发上对多知网缓缓说道:“我现在也可以算二次创业。”

  他自己这次在做的,依然和曾经的梦想有关。

  \

(程跃早期入户照片)

  逗芽爷爷的新梦田

  经过20年的发展,低幼赛道已经出现了具备一定规模及体量的品牌,但程跃却并不认为现在的早教班或者幼儿园解决了儿童成长的本质需求。

  二次创业,程跃想改变的是教育场景的主场——家庭端。

  “其实大多数家长没有鉴别力,早教机构和园所的鉴别力也不够,似乎只要是能打动人的就是好产品。商人让蒙特梭利走向全世界,但100年前的蒙特梭利真的适合100年后的孩子们么?

  在程跃看来,堆砌在早期教育赛道的产品绝大部分仍处于“哲学思辨不够,头疼止疼、脚疼治脚”的状态。

  结合自身的理论经验,程跃成立的新项目“逗芽”主要以线上的方式为家庭提供婴幼儿教育辅导,截至本文发布前,逗芽已经进入了第一批用户体验阶段。

  据介绍,逗芽系产品目前主要包含三个部分:

  1、逗芽家庭,即以家庭圈的方式进行照片共享,所有素材实现用户打通,同时家庭圈可以建立孩子的档案,记录完整的日常状态;

  2、成长记录和成长管理,基于程跃及团队经验,为孩子做测评和报告,并给出相应阶段的指导建议;

  3、逗芽大学,由程跃进行家长课程培训,并结合家长反馈的问题进行梳理和反馈,同时程跃希望未来将逗芽大学做成开放平台,类似幼教慕课,吸引更多的优秀讲师或产品进行内容分享。

  虽然产品的发端在线上,但程跃对产品的设想却并不局限于线上。

  只是对于逗芽的线下部分如何更好地展开,程跃还在思考中:“到底怎样的产品形态,怎样的教学场景是最适合孩子们的?”

  程跃透露,他正在思考成立逗芽管家,即在一个小型模拟房间中为孩子进行有偿测评并提供成长帮助;此外逗芽还会有硬件产品,例如逗芽跳绳、逗芽智能音箱等,一方面关注儿童数据收集,一方面增强儿童与家庭之间的讯息互动。

  “逗芽APP的最终目的一定也与儿童数据的使用有关,我们先基于自己的优势收集数据,至于之后如何通过分析去帮助更多孩子,这还要继续讨论。

  在和抖音家长互动的过程中,程跃发现年轻家长们提出的问题本身,就证明这些家长们存在着很大的问题,这也意味着早期教育市场仍旧存在巨大的提升空间。

  “而且这些年轻的爸爸妈妈不惧怕权威,说不同意就不同意,很有意思。”程跃笑道。

  在线教育对于早期幼儿教育的作用到底有多大,这个很难被量化。但程跃相信,未来的幼儿教育一定会被线上推翻。

  他正在做的,就是将已经验证过的经验先去线上进行尝试。

  “今天的一切,都有可能在未来被重新耕耘,就好像我相信5G时代普及后,我们的这种视频教学会变得更有利。

  “因教育才”:逗芽的理论基石

  对于幼儿教育,程跃的心中始终怀有希冀。

  1977年,插队返城的程跃成为了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考生,也在那一场高考后收到了安徽蚌埠医学院医学系的通知书。

  但一次“意外”翻到的心理学杂志,让程跃发现自己志不在此。

  他鼓起勇气给中国儿童心理学泰斗、北师大朱智贤教授写信,述说自己对心理学的热情,表达想考研的强烈愿望。一波三折,程跃最终如愿考入北京师范大学读研究生,又因为成绩不错,两年后转为博士。

  也是在北师大读研期间,他完成了题为《智力表型的等级表现及与环境的关系》的论文,首次提出“智力潜能曲线与智力潜能范围的概念,强调超常智力是个体遗传潜能的良好表达,所有的孩子都可以通过科学的、及时的培养而成为超常发展的儿童。”

  区别于已经被广泛认可的“因材施教”理论,程跃在自己的理论中提出面对幼儿的早期教育则应该做到“因教育才”,并得出“人类差异范围实际上是人类所有个体的潜能范围”的结论。

  “如果拿大树根去做根雕,一定是它像什么,我们就照着那个形态去设计,这就是因材施教;但小树苗不行,所以培育孩子的核心是因教育才,让它全面发展,不去限制。”

  1995年,由程跃主导的“六婴示范指导跟踪计划”在北京电视台的跟踪报道下迅速引发国民性关注和讨论——节目的风靡带来了全国对早期教育的关注和追捧:越来越多的城市与家庭开始观察儿童、了解儿童。

  \

(六婴跟踪计划中的孩子们)

  “当时六婴跟踪一年后六个孩子平均发育智商在130分,远超北京98分的平均水平。金色摇篮如果可以把孩子带到社会平均数30个分点以上意味着对于整个社会的人力资源的贡献是巨大的,而且是可以扩张的”。

  数据让程跃看到了信心,家长的拥趸也促成了程跃开办金色摇篮潜能开发婴幼园、通过更多孩子验证其研究儿童潜能的大胆设想。

  “我当时把每学期的学费定在了三万三。”虽然在那个年代已经是天价学费,但金色摇篮小关园在第一年招生80余人,一年多后增长至100多个,孩子平均年龄8个月——根本没带过婴儿的博士程跃,真正成为了国内学历最高的“孩子王”。

  24年后的现在,金色摇篮教育成为一个连锁品牌,但是程跃的梦想并未完全实现:虽然在90年代和20世纪初,幼儿园教育已经是能最早触达幼儿的教育,但程跃希望能够把年龄继续下降,像曾经的六婴跟踪那样。

  此时他也发现,整个早期教育市场已和此前有了更大的不同。

  新生代父母对于教育的重视,使得家庭教育得以更早介入,这让程跃20多年前的“非主流观点”有了得以实现的土壤。

  而这一边,家庭教育的赛道已经变得热闹起来。

  家庭教育:下一片蓝海?

  这两年,各种各样的家庭教育创业项目拔地而起。

  7月8日,《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中提到,重视家庭教育。加快家庭教育立法,强化监护主体责任。加强社区家长学校、家庭教育指导服务站点建设,为家长提供公益性家庭教育指导服务。

  显然,家庭教育的重要性,已经上升到国家层面。

  瞄准政策风向的从业者们,也早已纷纷入局。

  与程跃相似,从事儿科科普工作二十余年,著有多本育儿科普书籍的崔玉涛,在201411月成立育学园,主要以“线上+线下”的方式,为母婴及相关领域用户提供专业医疗及科学育儿健康管理。

  去年年初,育学园宣布完成C+轮数千万美元融资,由新东方独家投资。从去年开始,家庭教育这个赛道变得热闹起来。大型教育品牌如新东方、好未来积极布局家庭教育产品,还有程跃、崔玉涛这类的育儿专家也用个人IP的方式推出家庭教育产品。

  但是,作为一个新兴赛道,家庭教育产品模式还有很多需要探讨的地方,比如模式。

  以育学园的投资方新东方为例。其实新东方在2008年已成立家庭教育部门,2014年新东方已开始尝试借助新媒体、教育工具型平台开展家庭教育业务运营。

  近日,新东方家庭教育中心运营总监刘丹在参加某发布会时透露:“我们一直在思考,家庭教育在我国一线城市都还未被大范围普及的情况下,如何向二三线甚至以下城市渗透。”

  刘丹介绍,新东方以直播解决了跨地域跨空间的问题,目前家庭教育业务全网用户已经达到千万级,“但直播对用户的时间还有一定的要求,临时有事看不了直播的用户每期都有很多,工作比较忙或没耐心没时间看完1-2小时直播的家长也不在少数。

  所以,新东方将目光转向了短视频。

  “短视频通过异步传递的方式,解决了直播课程家长无法跟进的问题。我们把长视频以主题形式分成N个短视频,家长可以选择自己希望学习和补充的部分,在自己有空的时间再进行观看和交流。”刘丹说道。

  这个思路与逗芽爷爷早期通过抖音等短视频平台传播的思路有异曲同工之处。

  \

  据了解,逗芽产品主要以逗芽爷爷为核心IP,前期以抖音为主要传播阵地。程跃说自己还算勤奋,目前每天发布一条内容,截至发稿前已有10%的视频超过10W+阅读量。

  这也意味着,关注到家庭教育的从业者,绝不在少数,大家的产品思路依旧存在着一定的相同性。如何找到差异化或者让家长可以对逗芽爷爷产生认知和认可,依然是摆在程跃眼前的问题。

  但程跃并不担心,甚至有了比之前更多的淡然。

  “我做了25年了,对整个幼儿教育领域来说,影响到的依然只是小小一部分家庭。我认识到自己的能力太小了,但我依然还很想继续努力着。孩子就是成长中的国家,一代人总是要替代掉另一代人,孩子长成什么样未来就是什么样子。”

  “古人都说苦乐观,先苦后甜,人生是这样,对于自己热爱的事情,也是这样。”多知网冯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