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桃编程王宇航:用AI人机双师做少儿编程的优势挑战|OpenTalk

2019-07-20 09:35:05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孙颖莹   0条评论

  多知网7月20日消息,在多知网举行的以“万码奔腾,少儿编程如何做出差异化竞争”为主题的第二十二期OpenTalk中。核桃编程联合创始人兼CTO王宇航以《如何用AI人机双师模式实现百倍增长》为题,进行了分享。

核心观点:

  目前少儿编程的市场还是处于早期的阶段,渗透率跟数学、语文、英语有很大的差距,意味着后续的行业空间远远没有达到它的瓶颈。

  编程学科的好处在于这个学科所有的学习行为、学习数据天然是线上的,这就促使编程教育,天然的有比文化课更丰富的数据采集能力。

  核桃编程之所以仍旧保留真人老师的角色,是考虑到人工智能技术在教育体系中,距离完全替代老师还有一个阶段,但是在当前,确实可以很大程度上去分担我们真人老师的很多工作。

  \

核桃编程联合创始人兼CTO王宇航

以下为王宇航分享全文(经多知网编辑整理):

  今天非常荣幸有机会跟大家交流一下,核桃编程是2017年开始做少儿编程,到今天为止也是服务了一些学生,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些我们的体会,跟大家也多多交流。

政策加持,利好编程教育

  我简单介绍一下自己的情况,我之前是技术背景,写过几年代码,本来是很喜欢写代码这件事,但是碰巧上一个项目红点直播期间我们服务了不少教育客户,帮助他们在线上开课,这期间我开始关注到教育行业。

  后来随着我自己要宝宝,我就发现原来每个家庭的爸爸妈妈都至少有一个人会成为教育行业的专家。所幸我之前在上一个项目经历了很多课堂,看过各种各样的名师讲课,我自己在2017年的时候就出来了,跑出来当老师,手离开了键盘,走上了讲台。就像今天这样,做一些数学的教学和编程的教学。  

  抛开我个人,从更大的层面说,核桃之所以在2017年开始看编程这个赛道,首先还是考虑到国际环境的影响,当时编程这个事在欧洲和美国发展得比中国快。在今天来看虽然国外的编程发展得比较早,渗透率好一些,但其实它的形态不一定比中国快。比如说今天在座的教育界的同行,也在一起努力把中国的教育,尤其是教育质量、体验和学习效果努力地向前推,所以就形态来看,我们目前是比美国快的。

  \

  从国内的情况来说,以我个人经历来看,在我小学的时候国家就在倡导学习计算机教育,很多地方学了LOGO语言、VB语言,因此我也有幸在小学的时候接触过这方面的内容,当时就可以感受到编程对于孩子的成长过程中产生的变化,我也很认可这个事。

  同期在2017年的时候,国内也出台了一些关于人工智能的政策,而且最近这几年国家也越来越重视跟人工智能,跟科技相关的这些发展。事实上,我们既然要发展科技,还是要从高等教育里面要人才,而高等教育则要从基础教育里面要人才。

  另外,与政策落地监管文化课不同,编程教育从大的发展方向来说,也是与国家政策倡导素质教育相一致的。

  我们是非常坚定地看好编程教育这个赛道。

  接下来我介绍一下核桃编程的形式。我们目前采用的是AI结合人机双师的这样一个互动学习系统,学生在我们这学的时候,后面是有一些AI的技术在帮助他。  

  在核桃编程的这一AI人机双师互动学习系统中,我们的系统现在基本上可以在课上学习的过程中,自动判断学员编程学习正误的能力,并根据他产生的错误,给到比较准确的指导的方向。

  另外,我们内部根据我们自己的教研、教学体系、学生对编程知识掌握的程度、工程经验性,制定了一个十级进阶的课程体系。这个课程从比较容易入门的Scratch语言入手,逐步过渡到人工智能语言Python、C++语言。

  在主要教学场景里,我们也做了不少科普相关的工作。为什么做科普?我们觉得纯粹的硬知识很重要,毕竟它是一个技能,也代表了一些考点,甚至是实用的东西。但我们觉得如果在学习的同时能够陶冶学生的学习感受,对他最终的学习效果是很有帮助的。为此,我们投入了大量内容制作的团队,在上课过程中提供了很多跟计算机,跟自然科学有关的科普内容,我们希望学生在学的时候不只是学知识,也能感受到人文。

  最后是我们数据的情况,截至今年4月,核桃编程同期在读学员超过35万名;拥有一支超过300人的产研、教研团队。

编程教育天然具备数据属性,但真人老师角色不可或缺

  事实上,我们观察现在的文化课教学可以发现,文化课很多还是老师主讲,而且学习的过程中,比如说有一些主观题的题目,是不太容易去靠机器自动批阅的。

  而编程学科的好处就体现在这里了,这个学科所有的学习行为、学习数据天然是线上的,可能学生敲的每一个代码,调整的每一个逻辑点,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反映这个孩子当时思考的状态。我们可以理解为他其实是在试图使用编程语言表达他的想法,因此,这就促使编程教育,天然的有比文化课更丰富的数据采集能力,这使得我们在很多行为分析包括对数据的使用上可以有一些更准确、更有效果的应用。

  不过也需要明确一点,我们并不是完全没有老师的。以我们一节课程为例,里面有动画、有跟科普有关的内容、有配套的讲解和练习,同时还会有一个辅导老师同步跟进他学习的状态。

\

  之所以仍旧保留真人老师的角色,首先我们是考虑到人工智能技术在教育体系中,距离完全替代老师还有一个阶段,但是在当前,确实可以很大程度上去分担我们真人老师的很多工作。比如说去跟进一些孩子学习的状态,不同的孩子他在学习中出现了哪些问题,我们认为AI的技术在这些点上都能够有很大的提升。

  在学习的有效性、个性化和学习门槛这个角度,一方面我们可以靠AI去确定每一个孩子他在自己学习的过程中到底产生了哪些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我们还会在他学习的过程中去根据你当前的一个动作训练,发现这个孩子可能对于嵌套的循环,掌握得不是特别扎实,那我们就会在这个孩子的学习轨迹上,根据实际情况做出一些调整。

  同时,我们的老师在后台可以看到这个现象,会在课后再跟这个孩子就这个内容去做一些补充。

AI人机双师挑战重重,线上效果能否保证是核心关键

  关于这个模式,我们其实也有比较仔细的思考过后面可能要面临的一些挑战。毕竟,也只是最近两三年开始,教育在线上的体验才开始发生一些变化,在过去可能更多的是跟线上结合。

  之前,教育更多的是生产关系的变化,最近几年,却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生产力的变化。比如说文化课领域的K12大班双师,或者是有一些AI课等等,这里我会认为跟AI结合的人机双师模式里,在三个方向上我觉得后面还是有很多工作和努力要去付出的。

\

  第一,我认为还是要回归到教育本质。线上学习效果指的是什么?我们知道在传统的机构里面,线下的面授已经几百年了,但是当教学的环境从教室变成了家里,在家庭环境里,学习效果又是有哪些因素在影响?我觉得从教育本身出发,这是第一个我们不管什么模式都需要去面对的一个问题。

  第二,我觉得还是一个跟教育相关的数据的采集和处理能力。其实刚才有讲到编程天然有很多过程性数据、有很多细节,同时看到在行业内有很多比较领先的公司,也在利用脑波检测去实时识别学生的情绪状态,但这方面的工作,其实也有很大的探索空间。

  最后一点可能跟人工智能科技本身相关。在教育这个场景下,到底哪些AI的算法、哪些AI的模型,或者是架构可以更好地支持我们在教学过程中,进而去提升学生学习效果,还需要去探索。在安防领域或者医疗领域,AI确实有很大的进展,在教育领域我们觉得它还在一个比较初级的阶段,还是要做很多的工作。

  为此,核桃编程也在致力于去破解这些挑战带来的难题。

  首先,我们会觉得至少在数据的角度,我们是有一定的基础,同时我们会继续投入研发力量,再者就是加强去跟学术界的合作。同时,在这个阶段,AI它还不太容易向前去伸手太多取代老师,为此我们也有一个跟AI配套的服务团队搭建,让他们更好地跟机器能力结合,提供我们针对每一个学生的,能够保障他的学习效果和学习体验的服务。

  关于未来,我们觉得少儿编程的市场还是处于早期的阶段,渗透率跟数学、语文、英语有很大的差距,意味着后续的行业空间远远没有达到它的瓶颈。

\

  我们在最近两三年也逐步看到政策这块还是以鼓励为主,今年上半年教育部通过的、允许办的赛事中,小学阶段基本上全都是科创,数学、作文、英语基本上都没了。同时,我们也对后续编程在全日制教学中的位置比较乐观。我们觉得,很有可能是在最近几年,它应该是有机会进入到我们全日制教学中。当然这个可能也亟待在座的行业中各位一起努力。

  最后,我们觉得在AI结合的教育体验上,目前在线上也好或者是在线下也好,科技真正去渗透到教育里面改变教育的质量和效率,可能才刚刚开始,这也需要我们共同的去往前走。

  最后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觉得前路还很长,空间也很大,我们坚持一下,继续努力,谢谢大家。

Q&A:

  问:刚才您说到市场未来的前景,在这方面有没有一个量化的数据,未来整体的市场空间大小、竞争程度,有没有量化的分析和考量?

  王宇航:现在有两类观点,一类是对标数学,一类是对标英语。如果对标英语来说,英语在青少年培训这块民营的部分有五六百亿,编程如果按上半年看是五六十亿,因此十倍的空间还是有的。这个数据也是一个行业的数据。

  

  问:核桃编程课程体系的特色、亮点、竞争力在哪里?

  王宇航:首先我们看到少儿编程进入大众视野时间还不长,就两三年,再早不在大众的视野里。同时,这个行业的教研资源包括师资,进入大众视野之前也只有成人部分才有。而在这几年的时间里,我觉得各家都是能够结合自身的教学经验,能够打磨出一套自己认为比较理想的体系,所以在核桃这边来看我们更多的还是在为我们的学员去匹配我们认为对他终身有益的能力和技能的培养。

  

  问:您是怎么把核桃编程推向市场的?

  王宇航:我们是直接To C,没有To B,没有进公立校,也没有加盟。我们所有的学员都是自己直接招的。

  

  问:咱们获客的方式有哪些?

  王宇航:我们客户绝大部分是转介绍,这个比例超过一半。孩子确实很喜欢,也比较愿意分享。

  

  问:核桃编程之所以选择AI人机双师模式的原因是什么?其次,定价是依据什么考虑的?

  王宇航:我可以从教学效果角度回答一下,关于我们为什么选择这个价格和这个教学方式。

  我首先需要明确,我们现在不是录播,去年可能还是这种感觉,但是今年已经完全不一样了,确实是AI Base的人机双师体验,在课上的环节也是可以感同身受的。

  在定价上,可能一些人会认为在“薅羊毛”,但我们不这么看。

  我们也是切实在一线的教学中,实实在在感受到孩子对这个学科的热情,也看到了他在经过一段时间学习以后,对他的思维方式,包括对其他事物的理解和接受上确实在产生改变,所以不管是我个人的亲身经历还有教学体验上都是一个很好的事情,孩子喜欢学有所得,这个世界很难找到比这个更好的教育体会。

  我们最早定价的就是一年2000元左右的价格,虽然我们升级了课程体验,也升级了我们的服务,但我们没有选择涨价,这其实是考虑到编程这个市场的空间很大,还有很多的三四线及以下的孩子没有能力接受到这个产品,当地是没有老师的,也请不到老师,这样的价格是能够让更多的人真正受益于这样的教育。

 

Tags: 核桃编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