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占3-6岁孩子的时间,我为什么要反垂直类的做法?|创业

2018-03-19 10:59:16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钱晋文   0条评论

  ​“《小博物君养成计划:窗外的飞鸟家族》,开始学习。”——家长张女士打开素质教育平台“考拉优教”APP,收到官方推送的这一条消息。

  这一系列课程面向3-6岁的孩子,目的是“教孩子探索近在咫尺的物种秘密”。这套课程除了今天推送的《窗外的飞鸟家族》,还有《我家楼下的昆虫王国》《花草树木,最熟悉的陌生人》《养只两栖动物当宠物》……

  \

  (《窗外的飞鸟家族》系列课程)

  在考拉优教APP上,类似的在线课程有上万节,分为免费、付费课程,分布在自然科学、心灵成长、英语启蒙、艺术素养、人文历史、运动生活等方面。

  考拉优教的定位是做“3-6岁孩子教育的内容服务平台”。上述在线课程,是考拉优教选择的切入点。用考拉优教创始人钱晋文的话说:“用‘严选’的标准,在海量的素质教育课程,找到最优质的素质教育领域和内容,抓住孩子在3-6岁期间比较散的素质教育需求。”

  但考拉优教做的不是纯“在线素质教育课程”的集合,而是在做一件“重”的事:除了内容,还引入了教具、服务。“在APP上可以选老师、选在线课程,购买配套的教具,选线下课程(注:与线下机构合作)、甚至选择周末的游玩。可以说,3-6岁素质教育阶段的一切我们都包办了。”钱晋文说。

  我为什么要“反素质教育垂直类”的做法?

  可以看出,与市场上更多是从某一个细分领域切入的素质教育机构不同,考拉优教走的是平台的道路。

  在整个教育行业,在线教育平台生意被公认为难做,跟谁学转型、百度传课落幕都印证了这个观点。那么,在素质教育领域,平台的道路能走通吗?

  “我们做的是反素质教育垂直类的做法,确实是一条比较辛苦的道路,但一旦构建起来壁垒,门槛是非常高的。”钱晋文说,在他调研了3-6岁素质教育市场的需求后,决然选择走这条道路。为什么?

  首先,和3-9岁人群特征有关。“9岁以上的孩子,素质教育抢不过应试教育的时间;3岁以下,则暂时不适合在线教育。所以能有效进行素质教育的时间段只有3-9岁。”

  钱晋文发现,这一群体有一个明显的特征:随着他们成长,兴趣变化非常快,跨度也非常大。也许3岁喜欢画创意画,4岁喜欢搭乐高,5岁喜欢敲架子鼓。“可以说兴趣变化多端,单一素质教育无法满足日益变化的兴趣学习。”

  第二,3-9岁的素质教育,最大的特点就是需求点非常散,有人喜欢国学,有人喜欢艺术,有人喜欢乐高,分门别类、多种多样。

  “需求点分散+孩子兴趣变化快且多,注定垂直领域只能抓住一个小时间段的需求。”钱晋文说,“因此,从赛道来看,垂直类的天花板相对有限。”

  考拉优教则切了一个更加明确的时间段3-6岁。他认为,在3-6岁期间,素质教育平台可以解决上述问题。

  “但若果只是流量平台最没价值。之前的教育平台之所以没有做起来,大都是因为没有壁垒和粘性。所以我们不做流量平台,做的是内容服务平台。”他说。

  内容服务平台怎么做?在线课程+教具+服务

  考拉优教平台的上万节在线教育课程,主要来自两个方面:

  一是“严选”课程,从合作的数千家位KOL(幼儿教育意见领袖)推荐的课程(多为免费课程)、合作的在线素质教育机构(比如鲨鱼公园)中选择优质的课程(付费课程)。

  二是由考拉优教联合KOL或其他在线素质教育机构联合制作课程(付费课程)。联合制作过程中,考拉优教提供资金,KOL/素质教育机构负责大纲与版权,采用销售分成的合作模式。目前,联合制作的课程有几十门、上千节。

  与数千位KOL的合作,是考拉优教的一大特点。这和考拉优教的基因有关。其运营合伙人邵莉莉曾任《Babyseed》、《微笑妈咪》主编,链接过国内外数千名教育专家。

  据考拉优教官方数据,创办1年半,考拉优教积累了150万用户,月人均学习课程27节,次日留存率33%。

  “但凡孩子素质教育方面的内容,考拉优教平台上都会有,大大提升了用户的使用频次及付费意愿,不会因为单个垂直类产品不感兴趣或者产生过一次消费后就离开了产品,所以有更强的黏性和持久性,能伴随孩子一起成长。”钱晋文说。

  2017年,考拉优教团队发现,很多在线教育课程离不开相关的教具,也经常收到用户对于教具产品的咨询。于是,2017年底,考拉优教引入了“教具”,用于辅助学习。比如汉字魔卡教具——可清水描红多功能字卡及毛笔;比如乐高教具,用来配合乐高在线课程。

  “从数据来看,搭配教具的课程学习时长、完成度,都高于不带教具的课程。”

  目前,教具分为两种,一种是联合制作课程的同时,OEM定制教具;另一种是从市面上挑选合适的教具搭配教学。

  现在,考拉优教正在探索将“教具”做到线下:开设教具体验店。“大部分家长带孩子去CBD逛街的时候,都会买玩具。而我们的教具也是‘玩具’,而且背后是课程和知识体系,父母更愿意买单。”由此,实现从教具体验店向线上引流的目的。考拉优教的第一家教具体验店选在上海世博源——由2010年上海世界博览会的世博轴改建而来的综合购物中心。

  \

  (上海世博源)

  除了课程、教具,考拉优教的另一个着力点是“服务”。

  服务包括两个方面:一是线上KOL咨询服务,家长可以向KOL咨询解决教育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困惑;二是提供线下KPass服务。考拉优教与挑选出来的当地优质兴趣培训机构合作,为用户提供 KPass卡,持有这张卡片的家长,可以选择三家线下机构分别体验三节课程,以帮助孩子筛选出更适合的兴趣机构,降低选择和支出成本。目前,KPass合作的线下机构有500余家,其中上海200家,浙江温岭150家,椒江150家。今年,KPass服务计划进入10个城市。

  在在线课程、教具、服务这条体系中,考拉优教育采用智能教学系统,根据用户画像,智能推荐课程,根据对上课数据的采集、分析,动态调整课程,同时推荐适合的课程表、教具,并推荐适合的线下机构。

  “我们可以通过兴趣和评测,从平台上数千位KOL中挑选出适合每个孩子的老师,从平台上近万节课程中挑选出适合每个孩子的课程,或者KOL会为用户定制素质教育解决方案,帮用户安排好周一到周五晚上在家学习什么,用什么教具,周末在哪些机构或者外部进行学习。所有3-6岁的孩子,只要想挖掘兴趣,培养更好的素质能力,都可以在考拉优教的平台上来完成。”

  “考拉优教的目标是成为一个3-6岁孩子们必然会上的私校平台。”钱晋文说。

<span style="color: rgb(53, 53, 53); font-family: -apple-system-font, system-ui, " helvetica="" neue",="" "pingfang="" sc",="" "hiragino="" sans="" gb",="" "microsoft="" yahei="" ui",="" yahei",="" arial,="" sans-serif;="" orphans:="" 2;="" widows:="" background-color:="" rgb(246,="" 248,="" 249);"="">      (本人作者考拉优教创始人钱晋文,欢迎探讨,可加微信flylio)

 
Tags: 考拉优教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