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上半年,多家K12领域的创业公司宣布拿到投资,外表上看似乎每家都有一些类似的功能:如拍照答疑、组卷。实际上,由于基因不同,大家对未来的判断、各自的产品逻辑大相径庭。专注于技术和教研、做产品内核的“快乐学”会给从业者带来哪些启示?

To B+To C,快乐学准备怎么做?

2014-07-03 17:07:50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王可心  
        今年上半年,多家K12领域的创业公司宣布拿到投资,如快乐学、学霸君、学习宝、爱考拉等。从外表来看,似乎每家都有一些类似的功能:如拍照答疑、组卷。
 
        实际上,由于基因不同,大家对未来的判断、各自的产品逻辑也大相径庭。
 
        本期多知网采访的是快乐学,来看看他们的逻辑是什么,能给从业者带来哪些启示?
 
        做产品内核
 
        可以这样简单描述快乐学正在做的事:通过技术和教研,做产品内核。产品中整合了不同来源的题目,录入到自己的题目库中。但这个智能题库不是简单的资源堆积,而是由教研团队对其分类、排重、加工、标注。
 
        “我们不会自己出题,不会做内容,而是获取这些内容后,用大数据的方法,处理、分析,呈现给用户。”
 
        林桢对多知网说,快乐学有两种内容来源:一是网络抓取,二是与出版社合作,后者质量高些。不管是哪种来源的题目,录入系统时都会自动被分类、排重,在此基础上,教研团队再进行加工、标注。目前,快乐学英语学科的题目是70万道,可分为39种题型。
 
        这些加工后的题目怎么用?快乐学在前端怎么呈现?
 
        一是To C,面向老师、学生、家长。老师可以利用快乐学出题;学生在快乐学完成老师布置的题目之外,也可以自主做题、拍照答疑,系统会将错误的题目自动加入错题本,并给出相应的知识点解析,后续推送同类考点的题目。
 
        在林桢看来,拍照答疑在学生的学习过程中能起到重要的辅助效果,但无法取代老师在实际教学场景下起到的作用。
 
        二是To B——与硬件、软件、教育服务商合作,将产品和技术外化——即快乐学Inside战略。5月份,凹凸个性教育与快乐学合作推出凹凸Pad2.0,在凹凸Pad中植入了快乐学的产品技术内核。凹凸个性教育是快乐学Inside战略的首家合作伙伴。

\
图为凹凸Pad界面
 
         “根据这一战略,快乐学就像一个数据魔方,相当于教育的云,可以用任何设备,任意方法调用。”林桢说。
 
        在凹凸Pad中,凹凸个性化教育系统就调用了快乐学的快乐学英语,错题本、我的作业三个模块。
 
        To C业务与To B业务,哪个是快乐学的重点?
 
        “(快乐学)并没有特别侧重某一类,目前是两条腿走路,都在探索。但快乐学Inside战略是目前公司上下都非常明确,并且正在花大力气在做的一件事。”林桢说。
 
        To B,快乐学Inside战略
 
        前面提到,快乐学的业务之一是To B,与教育硬件(Pad、手机等)、软件(APP)、服务公司(智能教师等)合作。
 
        那么,后者为什么与快乐学合作?快乐学市场创新高级经理庄晓雷曾长期就职于教育信息化公司,他给出了如下解释:
 
        首先,传统的硬件和软件、服务厂商做教育,会涉及到内容处理,包括录入、标注。“如果人工处理,是非常庞大的工作量,还会涉及到正确率问题,传统出版要七审七校,资金、时间成本都很高。即使效率比较高的数字出版厂商,一道题的成本也要3元钱。”
 
        另外一些软件服务公司,是以项目的方式为学校提供服务。学校希望他们能提供全流程服务——包括为老师提供内容资源、备课、课堂教学、课后考察、出卷、统计分析等。“但这些事情,远远超过了他们作为软件服务商的能力。做全流程服务是非常痛苦的,很难达到营收平衡。但如果只提供某一段产品的话,又满足不了学校的需求。”
 
        快乐学做的恰好是加工、处理内容的事。“互联网最大的能力是对数据的获取、处理、加工、分发,效率远高于人力。我们对外开放,和多家合作后,成本是可以摊下来的。”
 
        第二,传统服务厂商,很难去建立一个非常有战斗力的教研团队。“仅英语一个学科,我们就有一支几十人规模的教研团队,他们都来自优秀公立学校和培训机构。传统厂商都不会在一门学科里投入这么大的教研能力。”
 
        “硬件、软件、服务公司做内容有很多坑,没必要自己做。我们来做这个产品,保证教育云是好用的,然后开放给他们。”林桢说。
 
        因此,双方有利益契合点,各取所需:教育硬件、软件、服务公司,可以专注于研发和服务,降低内容上的成本;快乐学做产品+技术内核,又能分享到教育硬件产业的利润。
 
        当然,以上是最理想的状态。快乐学Inside战略还刚刚开始。
 
        5月份,快乐学与凹凸Pad达成了合作,可以看下他们的合作模式:
 
        打开凹凸Pad,其中的“快乐学英语”、“错题本”、“我的作业”模块是由快乐学提供的。
 
        双方的分成模式方面,一是快乐学提供技术授权和定制服务,获得分成收入。每售出一台凹凸Pad,快乐学会获得一定比例的分成。林桢未透露具体的比例,仅表示“对方非常有诚意”。
 
        二是快乐学的产品内容中,有一部分是付费的增值服务内容,如最新的考卷、中考前押题等,每售出一份题目也将与凹凸Pad分成。
 
        “未来硬件会越来越便宜,但不是硬件不重要了,恰恰会越来越重要——大家都要通过硬件获取用户。”林桢说。
 
        据了解,一些国内主流的硬件厂商也正在与快乐学进行接触。
 
        To C,以老师为推动力
 
        和市场上的大多数K12答疑软件一样,快乐学也面向C端用户。
 
        在C端,快乐学的推广方式是:以老师为推动力。
 
        “老师是学习行为的组织者。我们设计了很多产品给老师,包括试卷、考题、备课,覆盖了所有教学行为。老师可以利用我们的产品布置作业,追踪学习行为。”
 
\ 
图为用户分析报告
 
        通过快乐学,老师可以按照内容、题型、各省高考题等不同维度出题。例如,数据显示山东省考题中现代技术类话题出现的频率高,老师就可以有针对性的挑选与特斯拉、机器人、3D打印等话题相关的资源,迅速组卷出题,进行专门的训练。
 
        快乐学希望达到的理想状态是,老师愿意使用快乐学出题,学生用快乐学答题,老师再通过快乐学批改作业(一些题目是智能批改),最后形成完整的学生的统计报告,帮助学生精确诊断知识薄弱点,再进行针对性讲练。
 
        “老师愿意使用它出题,才能形成一个循环,需要整个班级、整个学校都使用。”林桢说。
 
        目前,快乐学正在北京的七所学校试点,选取了一些年轻、愿意尝试新事物的老师。
 
        从试点来看,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例如,有的学校会要求快乐学拟一封邮件,学校需要发给家长,因为要免责。此外,教育的效果很难再短期看到,需要一定的周期。
 
        做的是“辛苦的活”,但这是门槛
 
        快乐学去年11月上线,7个月时间,仅推出了英语科目,与其他一些同行相比有些“慢”。
 
        “每个学科都非常不容易,英语科目光题型就有39种。我们认为,把一个学科摸清楚,把学科模型、技术框架搭建起来,整个流程才能走通。5分钟有5分钟的做法,几个月有几个月的做法。一个科目一周也能上线,但是做的够不够细呢?长期来看,细节将决定产品竞争力。”林桢说。
 
        在英语之外,快乐学正在筹划数学学科产品,但未来并不一定会向全科扩展。现在看来,快乐学适合进入的科目有数学、物理、化学、英语、语文。
 
        某种程度上看,快乐学做的是“教研”的事。“我们除了自己不生产新题目,该做的教研工作都做了——搭建模型,总结知识点,总结学科规律,研究老师学生怎么使用。”庄晓雷说。
 
        要做好学科调研,专业的师资比不可少。让林桢惊喜的是,北京市海淀区教师进修学校英语教研室主任林平老师加盟了快乐学,原本她计划退休后去美国陪女儿。“基本上国内中学生一定做过她出的考题。教研员是老师的老师,知道怎么教老师,怎么出题,了解学科改革的方向。”林桢说。(多知网 王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