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遇退市危机?17岁的达内能否浴火重生?

达内退市危局

2019-11-05 08:50:42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徐晶晶 余甜  

  文 | 徐晶晶 余甜

  达内科技(TEDU)正在遭遇上市以来最为严峻的考验。

  根据日前达内董事会独立审计委员会调查的财务报表审计结果显示,2014至2018财年的收入错报总额将少于人民币9亿元,约占此前报告的该时期总收入的11.5%,而实际的收入错报金额可能会更高。

  审计委员会于2019年4月着手进行独立调查,至今过去半年公示结果。

  受此影响,美东时间11月4日,达内科技股价开盘重挫10.61%报0.75美元,市值为3980万美元。

  达内曾在上个月底收到纳斯达克通知称:由于持续拖欠截至2018年财报,除非公司及时在纳斯达克听证会上进行听证,否则将面临退市。

  达内,一家17年的老牌IT培训企业,是2014 年首支登陆美国资本市场的中国概念股,也是 IT 培训第一股,曾经风头无两。如今却面临”或被退市”的局面,个中缘由令人深思。

  成人IT培训行业大势难再?

  达内的17年,见证了成人IT培训市场起落的三次风云变幻。成人IT培训行业势头不再,竞品蜂起,或为本质原因。

  行业的第一次风云变幻出现在1999年,大学扩招迎来政策红利,导致 IT 培训面向的学生群体从高考落榜生向大学生转移。原本属于北大青鸟的蓝领生源池被压缩,大学生群体不断膨胀。借助高校扩招的大势,2002年新生的达内通过教学模式和商业模式创新,在 IT 培训行业站稳了脚跟。

  2011年,行业的第二次风云变幻伴随着移动互联网悄然而至。随着电子商务、智能手机终端、移动应用、云计算等技术领域的发展,IT行业产生了巨大的人才缺口。据数据统计公司 IDC 的统计和测算,每年 IT 市场人才缺口约 100 万人。

  过热的市场也带来了行业规模的爆发式增长。工信部数据显示,2012-2016年,IT行业整体收入从24787亿元增长到48511亿元,利润由3366亿元增长到6021亿元,企业数量高达42764家。

  正是借此契机,达内登陆美股,并长期稳坐IT培训行业第一股的位置。由此,IT培训行业也开启了一波中概股上市潮。火星时代、千锋互联、翡翠教育相继开始谋求登陆A股;与此同时,投融界也迎来一个高峰,麦子学院、兄弟连、51CTO等近十家企业均获得亿元以上的投资。

  短期投资风暴的背后,是局部过热带来的行业“漩涡”。在四年红利期过后,整个IT培训行业的曲线开始下滑,跑马圈地的时代结束了,第三次行业风云变向呼啸而至。

  2016 年 O2O 的火爆,IT培训机构供应了大量移动互联网软件开发人才,而当众多领域的 O2O 风口关闭,市场供过于求,造成学员就业困难的局面。在这一过程中,IT 培训行业遭遇了一次生死存亡的大洗牌。机构内部损耗加剧,出现了诸如“恶意争夺教学资源”、“恶意投放广告”一类的激进打法;一些机构打着“包分配”、“包过”旗号但实际教学质量堪忧,甚至存在“虚假招生”为内部导流人才的机构肆意横行,扰乱市场,行业出现了严重的信誉危机;随着2016年国家对现金贷的打击,一些资金流不宽裕、过度依赖第三方金融的培训机构被堵塞了贷款通道,现金流中断,最终倒闭。

  种种因素添柴加火,导致的最直接后果是,2017年有三分之二的求职类IT培训机构倒闭。

  受第三次行业浪潮的影响,那一年,达内的营收增速出现了明显的下滑,由前两年百分之三四十的增速下降到百分之二十左右。

  IT培训行业市场竞争惨烈,技术更新迭代速度迅猛。IT 的前沿阵地由往日的安卓、iOS培训转向人工智能。达内也开设了相关课程。但与十年前相比,现在的互联网环境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人工智能对IT培训机构的势能远不能与当初移动互联网爆发相提并论;此外,以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为主的新兴技术尚处于基建期,尚未全面爆发。

  不可否认的是,受大环境影响,成人 IT 培训已进入平缓增长期。

  虽然成人业务趋于成熟,但达内并没有放弃寻找成人业务的增长空间。

  2018 年开始,达内与大学合作共建校内特色班,由校方提供场地和学术环境,达内提供教师和教学设备。2018 年,达内已与100多所大学合作建立校内特色班。但据业内人士透露,校园合作招生,从To C转为To B,由于无法及时回笼资金,造成现金收入出入较大。

  这一时期的达内更是内忧外患接踵而至。

  2019 年 2 月,达内创始人韩少云在新年内部信中这样写道:“过去两年,我曾犯了一些战略错误,导致目前产生了大量坏账的问题,使得公司产生了很大的运营负担。去年,达内考虑对社招执行基于现金的考核方案,但最终并未实行。如果当初执行,目前遗留下来的坏账将会大大降低,这将极大地降低达内的运营成本。

  韩少云提及的“战略错误”是指达内曾推出的“先就业,再交钱”的服务模式,允许学生“赊账”学习甚至可以贷款来进行付费。随着收入递延的持续发酵,这样的战略决策却为其业务埋下了风险隐患。

  庞大的赊销数额加剧了达内资金风险把控的难度,2017 年应收账款的风险在去年的财务数据中显露了端倪,2018年第四季度达内一般管理费用为 1.9 亿元,同比增长 54.9%。大幅增加的原因中就包括 5200 万元可收回性评估增加的坏账准备金。

  审计调查结果也佐证了这一事实:审计委员会发现了达内通过向第三方付款,向某些金融机构或点对点金融工具支付某些逾期学生贷款的担保而对应收账款或坏账收取不当费用的情况。审核委员会还确定了部分费用没有适当的文档证明,并表明有违背公司政策向第三方提供资金或其他利益的迹象。

  押注少儿编程,大力投入童程童美

  成人业务增长乏力,亟待突围的巨轮调转航向,驶向少儿编程。

  2015 年,达内第一次将“编程一小时”的概念引入国内,并推出了少儿编程品牌“童程童美”,采用“多媒体视频 + 助教”模式。

  实际上,在达内筹备少儿编程之时,也有创业公司押注少儿编程市场。2014 年,编玩边学成立;2015 年,编程猫成立。二者皆采用在线教育的模式。

  随后,政策的东风唤醒了整个少儿编程市场。主流基金投行陆续押注,大笔融资注入,行业巨头也跑步入场,竞争加剧。这也令韩少云坚定了童程童美的扩张方向。

  达内迅速扩建新的学习中心,落实场地、设备。2018 年,达内儿童教育中心数量发展到了 148 个,其中新增中心 100 家。2018 年 3 月,达内完成了对青少儿机器人培训机构“好小子”的战略收购。2018 年 7 月,童程童美发布了线上编程业务童程在线,将线下课程平移到线上。

  只不过,越大的野心,往往伴随着越高的难度及未知的风险。目前仍处在投入期的少儿编程,必然影响到达内的利润指标。

  据此前达内披露的未经审计的2018 年财报显示,达内实现营收 22.39 亿元,其中少儿编程业务现金收入 4.6 亿元;全年亏损 5.98 亿元,较去年同期净利润1.85亿元下降223%,主要原因是达内对少儿编程的持续投入

  等待浴火重生?

  事实上,尽管达内如今身陷退市危局,但在其17年的漫长发展史中,有过数次创新之举。

  IT行业第一波红利兴起时,韩少云便看到了“帮大学生就业”的趋势,区别于当时的IT培训龙头北大青鸟面向高考落榜生的培训,达内盯紧大学生求职与市场需求差的缺口,抓住扩招洪流,采用错位打法,开创了“白领软件培训”业务模式。

  随着大学持续扩招,高考落榜生越来越少,北大青鸟的生源持续减少,达内的生源持续增多。在这一过程中,达内还开创性地采用了“零首付、就业后付款”的方式,允许学生“赊账”学习,甚至贷款来进行付费,解决了大学生的付费难题;采用“远程直播”模式,远程双师解决了达内师资缺乏的困境。

  此外,达内也赶在风口涌起之前就抓住了少儿编程的机遇。早在2013 年,韩少云便开始思考少儿编程是否有未来。一番调研后,韩少云认为,“既然国外做,那么中国一定也有市场。”于2015年推出童程童美。

  但转型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业务转型的同时,也需进行组织变革。

  截至目前,达内已采取了一系列补救措施来解决调查中发现的问题,审计调查结果中显示:达内将调整公司内部审计报告结构以加强对公司财务报告功能的监督,暂停向调查结果中涉及的第三方供应商付款,就调查结果中涉及的问题为公司员工提供培训,以及让某些被发现从事不当行为的员工放假,等待董事会进一步审议。

  时间拉回到2014 年达内的年中会议上,彼时的韩少云曾对管理层说,上市曾经是达内的第一大理想,如今已经实现;公司的第二大理想是告别野蛮增长,成为一家管理一流的培训机构。

  达内的这两大理想仍需奋战。眼前最为紧要的是能否渡过难关,达内需要再一次证明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