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考规则正在发生变化。

高考改革背后的机遇:自主选拔站在了风口上

2017-08-28 18:30:05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王可心  

  文|王可心

  随着高考改革的深入,自主选拔市场,正在经历一场变革。

  在自主选拔领域创业的张金荣,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2002年,他高考成绩687分,在山东省理科排名85名,以高出录取分数线10分的成绩,考入了北大物理系。彼时山东分数线居当年全国第一,清华北大在山东录取总人数不超过200人。

  巧合的是,2017年,山东理科考生第85名也是687分,如果报考北京大学,却会因低于投档线(非录取线)2分而落榜。与此同时,清华北大今年在山东的总录取人数已经超过300人。

  同样的成绩和位次,在扩大招生的情况下,结果却大相径庭,为什么?

  招考规则正在发生变化。

  “拼裸分,越来越不占优势。”

    上述故事并不是个例。

 

  一组惊人的数据背后

  来看这样一组数据:

 

\  

  (图片来源:爱培优)

  2016年,清华北大在浙江省录取347人,其中只有39人裸分录取,占比11%;自主选拔录取占比89%;

  2016年,清华北大在湖南省裸分录取占比26%,自主选拔占比74%;

  2017年,清华北大在河南省裸分录取占比31%,自主选拔占69%;

  2017年,清华文科在天津的数据出现倒挂:平均分654,裸考最低分是665,意味着很多学生是通过自主选拔考入清华;

  2017年,在全国范围内,裸分考上清华北大者仅占两校录取总人数的三成多一点。

  在上述省份中,浙江是课改先锋,湖南是竞赛强省,河南是高考大省。它们的变化,无疑具有风向标意义。

  “这是全新的录取方式,未来很有可能成为主流。”张金荣判断。

  何为自主选拔?

  自主选拔是一个广义的概念,包括自主招生、高校专项计划、综合评价、多元录取、保送生、高水平艺术团、高水平运动队等招生方式。

  其中,自主招生已存在十几年时间。2003年,中国教育部开始推行自主招生。高校自主招生名额一般不超过招生计划总量的5%,并且具有自主招生资格的高校都是重点高校。因此,自主招生的规模是有限的。

  2014年9月,《国务院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发布,提出“探索基于统一高考和高中学业水平考试成绩、参考综合素质评价的多元录取机制”,确定上海市、浙江省为全国高考综合改革试点省市。

  实际上,浙江早在2011年就开始尝试综合评价——“三位一体”招生,近年来招生计划数、招生院校数都在逐年增加。2016年,清华、北大加入其中,在浙江的招生数量在全国排到第三。

  目前,从全国范围看,参与自主选拔的招生院校、招生总量在不断扩大:参与保送的有81所高校,参与自主招生的有90所高校,参加综合评价的有41所高校,参加高校专项的有95所高校,高水平艺术团有51所高校,高水平运动队有260所高校。

  “被诟病多年的教育体制,已经在发生巨大变化。通往清华、北大等名校的方式,已经多种多样,而不仅仅是裸考。高考裸分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且是比较小的一部分。”张金荣说,“自主招生、综合评价、高校专项这些录取方式中,最高可降至一本线录取,普遍降分10-60分录取。也就是说,拼裸分,北大分数线可能是680分;通过自主选拔,北大分数线可能是一本线。”

  需求箭在弦上,供给端却几近空白

  连续的政策趋势,数据的变化,让无论校长、学生还是家长,都感受到了强烈的危机感和紧迫感。

  “目前市场处于需求爆发期,但供给端却几近空白。”

  张金荣调查发现,目前面向自主选拔市场的培训机构,主要存在以下乱象和弊端:

  一是玩概率,赚快钱,“割韭菜”。做咨询包装,没有服务能力,无法帮助学生获得自主招生资格;

  二是靠名师,无体系。左手找名师,右手找学生,没有建立起机构品牌;

  三是纯to C,优秀学生分散,并且好学生之间很难形成品牌自传播。“如果有一个好的招生机会,我会告诉你吗?”

  四是纯线下,教师资源稀缺,无法规模化。“自主选拔比普通的高考培训门槛高的多。一是资格获取没那么简单,二是能做好自招培训和竞赛培训的优质教师资源是非常稀缺的。如果靠线下,无法实现规模化。”

  “目前该领域有据可查的,只有有限几家公司营收可以达到千万元量级。”

  “需求端爆发,供给端空白,这样的行业一定存在改造空间。风口已经来了。”张金荣说。

  而一组数据也验证了市场规模的潜力:

  2017年,仅报名参加自主招生考试的考生达到60.6万人之多。

  2017年报名各类自主选拔方式的考生数量保守估计过百万人。

  与自主招生资格相关的五大学科联赛,总报名人数数百万,且是一个ARUP值相对较高的领域。

  “我们认为,自主选拔市场是一片规模达数百亿元的尚待开发的蓝海。”

  以双师直播+B2B2C模式进入公立校

  张金荣曾任分豆教育CEO,今年2月份离职,联合原分豆首席新闻官李立勋创办爱培优,瞄准自主选拔培训市场。

  在模式上,爱培优走了一条“双师直播+B2B2C”的路子。

  由于自主选拔门槛相对较高,优质师资缺乏,爱培优采用双师直播模式。“我们找了国内十几个顶尖专家,包括学界泰斗,很多人以前从不接受互联网的方式,现在愿意通过直播覆盖到更多的学生。”

  在学校端,由学校直接开设实验班,把培养课程化整为零,融入日常学习中,变“集训”为“长训”,同时讲练结合,保障效果。实验班的日常教学老师负责线下高考课程的授课工作,及日常管理工作。

  此外,设立助教岗位,由来自清华北大的学霸们担任,他们是自主选拔相关竞赛和考试的亲历者。

  与K12领域很多进校APP相比,自主选拔培训领域有其稀缺性和紧迫性。“名校升学率已成为政绩,高中不惜投入重金掐尖‘抢’生源,而且对这些学生的培养不遗余力。学校自身没有提供自主选拔服务的能力,所以我们从B端切入,可以同时解决流量及盈利问题。另外,由于服务的高黏性,长尾的C端需求又有了很多延展可能。”

  “目前来看,家长和学生的付费意愿非常高,由于 ARUP值很高,解决了盈利难题。”

  “这一轮的高考改革,机会不亚于二十多年前新东方遇到的英语热、十多年前好未来遇到的高考扩招,一定会造出几个行业巨头。不一定是我们,但我们是冲着这个来的。”张金荣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