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上期的优学派A1后,本周多知体验了另一款学习手机——读书郎CLASSONE C3。

读书郎学习手机CLASSONE C3,老牌硬件商的新“机”遇?

2016-11-15 08:10:14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冯玮  

  前些天网上热传,中国的手机市场已经大变天:vivo和OPPO这对“蓝绿兄弟”联手打败了华为和小米,不得不承认找小鲜肉代言的吸睛实力!属于大孩子的手机厂商们激战正酣,而属于小孩子们的手机厂商也都没闲着。

  继上期的优学派A1后,本周多知体验了另一款学习手机——读书郎CLASSONE C3。

开箱照

  ​17年硬件功底,如何耍“新机”?

  这款在8月份推出的学习手机报价2998元,相较于市场均价略高。懂硬件的行家,可以先来看下手机配置参数:

\

  从配置上看,5.5英寸屏幕、前置500万后置1300万像素还算不错,高通骁龙的CPU一向表现平平,作为一部学习手机,双卡双待的功能稍显鸡肋。

  不过,开箱后的两个小细节还是让笔者感受到了这款手机的“暖男属性”:

\

耳机配件照

  大多数学习手机都会准备一个透明手机壳,基本已经算是标配了,CLASSONE C3在此基础上还配了一个手机膜,虽然自己去配手机膜很容易,但能多想一步,还是要点个赞。

\

重要信息手册

  多达20页的《重要信息手册》以及正反面长度加起来有一条手臂那么长的《快速入门指南》,看起来有点儿“婆婆妈妈”:从勿扰模式是为了不打扰上课到如果使用过程中出现肌肉酸痛请马上停止使用并咨询医师……虽然大多学生及家长并不会完整通读,但这份超长说明,的确越看越萌。

  从细节来说,这部手机的确很贴心,但使用起来能否继续维持好这第一印象,还得上手试试才知道。

  卖点扫描:学习眼+Learning OS

  除了学习手机的普通性能外,CLASSONE C3的亮点主要在于自主研发了Learning OS学习系统和“学习眼”功能:

  读书郎产品总监彭岸青介绍,Learning OS学习系统主要是基于Android 5.1版本,系统研发用了将近四年时间。在已有成熟手机的情况下,用这么长时间去研发学习系统,真的有必要么?

  据了解,在近几年的智能型学习机出现前,大多数学习机都是无法联网的,“因此用户的个人数据,就像学生学习较弱的科目及重难点都无法保存,也就没办法对学生学习情况进行后续分析。”彭岸青介绍。

  随着安卓系统的出现,一方面满足了联网需求,另一方面也为用户数据采集及用户行为分析提供了技术支持。而看到了样板数据的重要性后,读书郎在2011年开始便进入了自主研发系统工作。

  “Learning OS正式使用后,既能保证用户数据的持续抓取,另外我们也能根据用户量和自身应用的数据随时调整战略,对于后期工作的完善提供了很多帮助。”彭岸青表示。

\

Learning OS系统图谱

  “学习眼”主要是通过摄像头对书本扫描,之后完成学习诊断、课本讲义、专项学习、名师视频、知识点精讲等功能。

  除扫书外,学习眼还整合了之前的扫题工具,目前《5年高考3年模拟》等资料书的题库都已上传,各科题目都提供扫题资源,每天约有一万五千道题更新补充。

\

  但遗憾的是,笔者尝试扫描了两篇课文及两道《5年高考3年模拟》真题,不知是否由于工程机服务版本限制,均没有找到对应书目及解答。

  除了上面提到的两个卖点,CLASSONE C3的其他学习功能还包括名师辅导班、学科同步、课本点读、刷题有道、微课堂、学习游戏等功能。

  本次测评先以名师辅导班为例进行试用:

\

“名师辅导班”截图

  名师辅导班分为基础班、提升班、强化班、培优班四种课程,每种课程都包含“推荐课程”、“猜你喜欢”两个板块。划动屏幕后有“查看全部课程”的功能,但是功能设计的比较隐蔽,不容易发现。

\

“我的课程”截图

  当学生想要学习课程时,点击“加入课程”即可,并可设置学习计划。选择学习的课程,都可在“我的课程”侧栏中看到,另外所有课程的教学视频都可以在线观看或者下载。

\

新东方老师课程

  每节课课时大多在30分钟左右。讲课老师大多来自黄冈、新东方等名校,教学视频提供字幕。

  在看视频的过程中,一旦想退回去重看,只能自己一点一点的滑动,很难将进度条调试到自己想要重看的位置。

  总体来看,CLASSONE C3的学习属性比较好,虽然存在一些操作上的不简便,但整体效果和质量可以保证。

  读书郎转型,推学习手机是自卫还是进击?

  2012年,读书郎对线下学习中心进行改造和升级,开始探索在线教育领域。

  在尝试阶段中,读书郎陆续研发和推出了智能手表W3Talk、Learning OS学习系统、平板电脑等产品。

  当主打产品陆续进入成熟期,读书郎尝试了两个新的方向,一是在线教育纯应用和服务,二是研发学习手机。两年后读书郎停止纯线上的在线教育应用和服务,专攻学习手机。

  之所以定位手机,是因为在读书郎在几次市场调研后发现,小高年级和初中学生对于手机有强烈的需求,他们认为手机一定会或者已经成为了学生的必备品。

  家长不支持学生使用手机,大多因为成人使用的手机在很多方面都不适合学生,而这便与孩子“想要一个手机”的需求相背离。

  读书郎的观点是,将学习手机拆分为“学习+手机”的模式:“学习”的侧重点主要在小学五年级到高一,这个年龄段的学生对于手机的学习依赖相对较重;高二、三年级在学习手机上对于“学习”的比重虽然低一些,但是对于“手机”的需求依然存在,这时候学习手机就解决了家长对孩子的“手机信任”的问题。

  手机推出后,读书郎还要做自己的手机体验店,彭岸青认为,渠道建设将会是更为长期和巨大的投入:“不能完全脱开以前的渠道,有可能会直接把线下门店改建,也会参照线下门店的模式,未来全国大部分的城市都会建立体验店。”

  读书郎的渠道商和加工商目前是茫然与期待的状态,渠道商大部分比较乐观,但在如何操作上是茫然的。“学生人群足够大,结合固有的渠道,机会还很大。”

  学习手机无疑只是传统硬件厂商探索转型的一个阶段,在智能手机已基本普及、各类学习APP蚕食传统学习类硬件厂商的市场之时,推出学习型手机无疑成为传统硬件厂商的保卫战。

  自学习手机之后,硬件厂商如何完成硬件+软件的联动,成为下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多知网 冯玮)

  ​☞《培训行业这一年2016》将于12月底正式发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