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互联网将呈现四大趋势——“规范化、普惠化、数智化、协同化”。

教育距离产业互联网还有多远

2019-08-26 00:08:06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Alice  

  多知网8月24日消息,2019教育服务共建大会在杭州召开,探讨了在科技进步、政策加持背景下,未来教育行业的发展趋势。产业互联网成为大家关注的重点,但依旧任重而道远。

  教育“五服务”

  社会上无论是哪种形式的教育,都有共同的要求、目标和方向。

  第十一届、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民进中央原副主席,中国民办教育协会会长王佐书对教育行业提出了“五服务”的要求。

  一、服务教育的本质可以概括为提高生命的质量和提升生命的价值。

  二、服务教育的规律。教育有三个最基本的规律:用才规律,育才规律,可持续发展。

  三、服务教育方针。教育方针是国家对教育总政策、总要求,是宏观评价教育质量的评价体系,对任何学校都有硬性的约束力。各级各类学校都要规范化办学,把自己发展的轨道铺设在规律和法律的轨道上。

  四、服务教育的初心和使命。不管是培训机构,还是全日制学校,教育的初心和使命是福民强国,给个人、家庭送去幸福,提升生命的质量,给国家送去建国强国的力量,提升生命的价值。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是激励所有办学者规范办学提高质量不竭的动力。

  五、服务提高教育的质量。在校内外对学生施加任何一个有目的的影响都是教育。

  提升教育质量要做到四精一准。四精:思考精、设计精、操作精、评价精。这四个要点,意味着办学单位在教育本质、规律上要有深刻的把握,在学校功能上要有独特定位。同时对国家教育政策能有细致、全面的思考和透彻的分析。一准则是,培养学生的目标以社会需求的人才为准。

  对全日制学校而言,教育质量的“四精一准”,需要做到“三才一化”。人才、器材、教材称作“三才”,是学校办学的显性课程。“一化”是校园文化,是学校的环境、风气、氛围,属于学校的隐蔽课程。“三才一化”中,人才最重要,人才是决定学校器材和教材能否充分发挥效用的决定性因素。

  “教育信息化是产业互联的基础”

\

  校宝在线CEO张以弛认为,产业互联网代表了教育的未来,但还任重道远。

  张以弛表示,通过搭建专注教育服务的产业互联网平台,更科学地重组产业里的供需关系,进而改善产业成本结构,将助推教育新趋势加速落地。

  张以弛表示,产业互联网主要有两个特征,第一,利用规模让供应链便宜,第二改造供应链。比如初级的——A产品从以往的线下形式变为通过产业互联网销售,成本更低;更好的方法是,A产品经过产业互联网、经过数据驱动变成了A+。

  校宝在线和市面上教育公司不同,是一家严格按照教育产业互联网大的途径,反向设计自己战略规划的一家公司。

  同时,校宝不是特别单纯的SaaS企业,一般SaaS企业有一个特别重要的特征:大客户的收入贡献对这家公司比较高。而校宝实际上是按照服务平台来设计,只不过由于现在教育信息化程度还比较低。完成教育信息化,需要产业的力量去推动,需要学校和机构自己逐步地开放,需要大家一起来努力。

  “教育信息化是产业互联的基础”,张以弛表示。目前来看,学校、培训机构等教育组织的信息化产品使用率还有待提升。教育机构通过将业务数据化,提升教务教学全环节的运营效率显得非常重要。在此基础上,机构在运用信息化产品时,应该考虑对接教育产业链上下游的能力。“拥有对接外部生态能力的教育组织在营销、运营和财务的成本都将更低,也能够探索更多的可能性”。

  张以弛对产业互联网未来的判断是:

  第一,产业互联网的主体是教育组织。只有学校和机构才能最终决定教育资源如何分配。同时,主体不是某一家学校、机构和教育集团,而是形态类似的学校机构的集合。因为只有形成一定规模之后,才能推动整个供应链的创新。

  第二,教育组织之间的关系不再是平行关系。培训机构和学校可以互为招生渠道,例如,艺术和体育见长的民办中小学可以通过产业互联网将此类的培训机构作为联合招生单位,反之亦然。

  第三,教育信息化不是教育产业互联网。教育信息化只是教育产业互联网的一个基础,教育信息化的评价标准是“有没有”,而教育产业互联网的统计标准是“用没用”。

  第四,产业互联网单靠政策来推动是远远不够的,一定要整合产业和市场的力量一起发挥作用。

  产业互联的发展趋势

  从整体来看,我国教育产业规模超过万亿,但高速依赖人工,且技术普及程度很低。同时,教育产业相当分散,对外部供应链服务缺乏议价能力。

  外部服务机构在分散的教育产业里,很难通过规模化来降低服务成本。各教育组织平行独立,导致优质资源配置效率很低。在这种现状下,顺应四个发展趋势,意味着教育行业需要新的思路和方法。

  产业互联网将呈现四大趋势——“规范化、普惠化、数智化、协同化”。

  规范化

  教育行业作为政策导向型行业,需要在党和政府的方针政策指引下规范运营。目前,公办民办、线上线下同步监管已成常态。民办学校花样繁多的掐尖招生路径正在被封堵。各类教育培训机构的教学内容、师资力量、财务收费等运营环节都已被纳入监管。民办教育即将结束粗放型发展,进入规范化运营阶段。

  普惠化

  公办及民办幼儿园统一标准,学前教育普惠化正在逐步落地。公办及民办小学初中同步招生、招生摇号将成为普遍要求。同时,互联网软硬件逐渐普及,双师、直播等各类在线教学手段使名师名课在小镇乡村也能触达。在政策和技术的双重带动下,优质教育资源将打破时空地域限制,让机构、孩子、家长都受益。

  数智化

  各类教育科技产品将覆盖教学评估、教务管理、家校共育等各个环节,从学习画像到成长过程,一切业务数据化,帮助家长提升可查价值,家校共育再无障碍。同时教务教学各环节效率、家校互动共育体验都得以提升、从而开创更多新业务场景。

  协同化

  教育产业链上下游将被互联网或物联网平台深度连接,协作更加紧密。教育机构只需加强优势、专注办学,内容、营销、金融等增值服务需求将有第三方机构承接,且成本不断降低。教育行业的潜在需求将被深入挖掘,专业教育服务将大量涌现。教育机构与供应链服务商形成高效协同的生态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