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的教育一定会是个性化的,VR将会在其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呢?

VR泡沫尤在,讯飞幻境如何颠覆逆境杀出“新学潮”?

2017-04-10 08:42:33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冯玮  

  “VR+教育一定是VR最好的落地方式,也是VR最可靠的变现方式。”

  一个月前,讯飞幻境CEO闫宏伟在无比嘈杂的教育装备展示会上,说出了这句话。

  从2016到2017,从热追捧到冷板凳,VR经历了如过山车一般的起伏波澜,裁员、转型、关停的公司越来越多,整个产业一度进入灰色地带。

  这个节骨眼儿,定位“VR教育垂直公司”的讯飞幻境,给自己定下三年10个亿营收的“小目标”。

  \

  (北京市教委社会实践课学生与讯飞幻境老师互动)

       出身讯飞系,6年成长期中的“快与慢”

  2011年起,科大讯飞以虚拟化软件为主线进行了系列探索,从自然科学层面的虚拟教具到后期全面可视化的发展,在2D,3D和VR等产品推出后,VR以其在可视化上的强烈冲击性,优势逐渐凸显。

  讯飞幻境提供的数据显示,随着教育信息化的不断推进,网络、多媒体设备在逐渐普及,信息化教学手段的应用程度也开始提高,由此前的10%提升到了30%的水平;从虚拟类软件的销售情况来看,2015年的增长量也已达到2014年的3.3倍。

  在这些数据之下,科大讯飞逐渐清晰了“VR+教育”的路径选择。

  2016年,讯飞幻境正式成立,讯飞幻境与科大讯飞、慕华教育共同持股。讯飞幻境存在于科大讯飞的体系之内,却也相对独立,闫宏伟坦言,这样的资本结构这也是为之后独立IPO做准备。

  背靠科大讯飞这棵大树,再加上6年的技术经验积累,让讯飞幻境在一开始就拥有了较为扎实的发展基因,目前,科大讯飞主要在核心层面为讯飞幻境提供云技术、平台和数据对接等支持。

  关于另一位合作方慕华教育,人们首先会想到MOOC平台学堂在线,据了解,讯飞幻境将推出VR MOOC类的技术系统,但由于现阶段的技术和环境所限,互联网+VR的学习方式将还需要一些时间去验证。

  “VR现在还不能在网络上进行大量应用,VR+MOOC的架构也比现阶段的VR教学复杂的多,这些都还需要技术与时间。”闫宏伟解读。

\  

北京装备展会上参观者现场体验讯飞幻境VR内容)

  回忆几年前对VR产业的预判,闫宏伟觉得现在的VR有点儿快,但也有点儿慢:

  技术发展,比预想快了些。

  “整个VR行业的发展速度都比我们之前判断的要快一些,虽然目前资本遇冷,但从政策、技术、生产层面来看都在这两年发展很快。”

  此外,随着高通等掌握着核心运算能力的玩家入局,也把VR产品在亮度、机电、散光处理等综合方面的效果带动起来。

  也正是技术层面的快速发展,让幻境本来该在2018年才推出的重沉浸系列产品不得不提前入市。

  社会接受,比预想慢了点。

  “与技术的增长相比,社会人文接受是慢的,行业的使用习惯培养、接受理念,都比预想的要慢。VR教育也是同样的处境,效果很好,但打破传统习惯还需要耐心。”闫宏伟说。

  在这样的社会人文环境及使用习惯的制约下,进校的速度比讯飞幻境的预想慢了些。

\  

万泉中学学生体验VR)

       从公立校“撕”开入口,3年实现To B到To C

  网约车、外卖、共享单车……靠资本大肆补贴而后拿下市场,它们以殊途同归的方式去塑造用户的消费习惯。

  “可VR还不具备大众推广的可能性,在这个领域,花钱也补贴不出习惯。”

  这也是闫宏伟选择从B端开始的理由之一,“VR只能从B端先去应用,靠这种体验推广,逐渐形成习惯。”

  作为B端代表的公立校,闫宏伟认为它刚好兼具着B端和C端的双重机遇,虽然看起来在服务学校,但作为体验者的每一名学生个体,才是他们真正瞄准的目标。

  从公立校和示范校的方式体验VR+教育——教育行业关注,形成一定的教学效果——学生将VR+教育的理念和硬件带回家庭——依托VR,辅助学生个性化学习:这是幻境从B端到C端的思路。

  \

拉萨中学落地VR实验室现场)

  在这个思路下,才有了“VR+教育一定是可以最终实现大量变现”的判定。

  根据讯飞幻境的安排,假设构想发展顺利,将可以在3年内实现10亿元的营收,其中2018年可以完成计划的30%-40%,而随着2019年的C端全面开放,此期间幻境将迎来自己真正的红利期。

  回到眼前,讯飞幻境还处于第一阶段,在与公立校的合作上,目前主要有以下几个方式:

  中小学方面,讯飞幻境与学校合作成立示范教室,以此进行学生的体验推广,学校同时还会提供教研帮助,讯飞幻境则负责技术开发;

  大学方面,讯飞幻境的基金已开始在全国寻找100所校创空间,凡申请成功的校创空间,将会得到幻境提供的学习教材,创业手段,VR开发技巧等内容。

  职业院校方面,讯飞幻境与院校合作成立VR技术专业,进行VR垂直教学和人才培养。

  此外,讯飞幻境在近期已开始将自身总结出的VR教学经验输出给其他学校,尝试帮助院校进行VR教研。

  但在进入公立校的过程中,由于一些误区的存在,也让进校多了许多困难:

  由于学校管理层对于VR+教育的认知较浅,也就会对于产品进校存在质疑和担心;

  目前公立校对VR教育类产品的判定是还不能完全进入到主课堂,即不能与主要的教学任务相融合,因此大多学校都是先从课外课堂(如课外3:30)开始;

  此外,也有些学校会希望引进的VR产品可以“一劳永逸”,可以在很多年持续满足多重教学任务,而VR教育产品目前主要聚焦于几年内的教学方式。

  为了应对这些困难,VR硬件生产和教研升级,成为了讯飞幻境目前的核心发展战略。

\  

讯飞幻境正在启动的多人交互虚拟教室)

         轻重沉浸+多层教研,实现内外兼修

  在教研上,讯飞幻境划分为外部教研体系和内部教研部两层,其中外部教研体系分别包括宏观层,执行层和落地层。

  宏观层:科大讯飞曾与北师大出版集团成立合资公司京师讯飞,目前京师讯飞为讯飞幻境独家出售教研内容。

  执行层:京师讯飞团队为讯飞幻境提供教研布局。

  落地层:讯飞幻境将前面两层所提供的内容进行筛选,选择可以适配技术的知识重难点进行结合。

  此外,讯飞幻境内部也有自己的教研部,主要是负责设计可结合VR设备的知识教案。

  在目前VR教研内容的开发上,闫宏伟也阐述了主要难点:

  “从中国的教育行业内来看,对于新兴技术的运用一定是先在民间进行试验,然后在推广到官方体系去做论证,进而形成标准,我们目前的教研内容主要在民间,也就缺乏了国家系统教研体系的管理和规范;

  第二个问题是,我们作为第一批VR教育试验者,并没有可以抄袭和模仿的对象,这就需要自己去创造和创新,但是中国的创造心态是从众心更强,这也就减缓了我们的前进节奏;

  第三是缺乏专业的VR教研团队,懂VR,懂教学,有教师资格证,能安心做研究并且有VR教育基因的人,实在太少。”

  从课程设计上看,目前讯飞幻境的课程主要为理工科目,这也是由工科实验内容需要可视化教学的性质所决定,目前科大讯飞也在尝试从记忆方向入手,进入文科。

  闫宏伟还透露,除了中小学,讯飞幻境还在将整体教学年龄向下尝试,目前已开始从幼教出发,尝试在语言类培训上提供沉浸感和场景感强的体验产品。

  但闫宏伟认为,在VR领域来说,知识内容只是硬件产品的适配,合适的硬件产品才可以为学习提供更合理的学习体验。

\  

讯飞幻境产体系图)

  目前讯飞幻境的硬件产品可大致分为轻沉浸类及重沉浸类。

  判断沉浸程度的一个标准是VR有没有和其他显示方式结合,此外,从可视的整体角度来看,重沉浸的方式是包围式的720度沉浸,也就是上下加上左右;而如果是半沉浸或者是轻沉浸,则只是一个视角180度的沉浸,所以轻沉浸一般就是VR+3D。

  闫宏伟解读,讯飞幻境的轻沉浸产品更加适合现有课堂,轻沉浸的体验方式可以很轻巧地完成实验课程中的知识点。而重沉浸的优势在于视觉冲击力,它的整体体验效果也更真实。

  “轻、重沉浸现在还属于互补的阶段,从目前来看,仅凭单一的硬件设备一定不能很好的完成教学任务,但未来一定是完全由重沉浸负责一切课程内容,轻沉浸会逐步消失。”闫宏伟判断。

  谈及VR+教育的现状与未来,闫宏伟总结“远期乐观,近期悲观”。他说现在的VR还处在天堂与地狱之间,整个行业能否联合发展,又会发展成什么样子,都还有很多的未知。

  闫宏伟在自己的朋友圈里说,自己打算写一本书,这本书会聊到自己对于VR的思考,并分享些站在VR与教育之间的从业者的故事。

  未来的教育一定会是个性化的,VR将会在其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呢?希望那本书出版的时候,会有它清晰的模样。(多知网 冯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