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批最早的先锋者之一,网龙华渔教育掌门人梁念坚却带领着自己的团队,以VR+教育的方式,在这场科技的楚河汉界中继续前行。

网龙华渔教育梁念坚:做游戏与做教育是一个“玩法”

2017-02-24 08:50:17发布     来源:多知网     作者:冯玮  

  文|冯玮

  当一种新的科技产品出现,与之相呼应的是一批钟情于它的先锋者、簇拥者、凑热闹者以及看客。

  VR概念被引爆的那段日子,曾引来大量的资本关注,人们所构建的利益幻想也让这个圈子在一时间热闹非凡。

  但任何科技在普及前,与真正的大众之间总有一道鸿沟在等待着被逾越。渐渐地,曾经的“看好”趋向“看衰”:VR是伪命题,是一场泡沫,是概念而已。

  而那批最早的先锋者之一,网龙华渔教育掌门人梁念坚却带领着自己的团队,以VR+教育的方式,在这场科技的楚河汉界中继续前行。

\

(网龙华渔教育CEO 梁念坚)

  游戏起家,缘何中途改行?

  众所周知的是,网龙在游戏端早已打通世界版图,自带游戏基因,走VR+游戏这条线自是理所当然,但直接跳到VR+教育,这张牌会否下得有些冒进?

  梁念坚表示,出售掉91手机助手后,那笔钱该投入到哪个行业曾让大家思考许久并最终确定了两个方向:一方面发展趋势要好,另外一方面则是能回馈社会。

  “那时一个想法是做医疗,另一个就是做教育,” 梁念坚回忆道:“最后还是选择了教育,主要是因为做游戏的基因是可以转移到教育的。”

  “很多人说,好奇怪啊你们,从游戏到教育”。

  梁念坚笑着解释了游戏与教育相通的三个原因:

  网龙以游戏起家,而做游戏本身就是在做内容,在技术层面来看,与做教育内容并不冲突且具有一致性;

  游戏很重要的一点在于用户体验,也就是玩家觉得好不好玩,但是做教育也是需要好玩这个元素,“也只有好玩,才能吸引小朋友去主动学习”;

  第三点也是最关键的一点,游戏的核心在于大数据的收集,数据的整理能够使平台了解每一个玩家的喜好是什么样子,而大数据在未来也会是教育领域很重要的一环。

  “所以我们只是把经验带过去,虽然行业看起来分别很大,但是下面的技术都是一样的。放眼整个华渔,其实都是在用这一个技术理念去运用到其他的产品中。” 梁念坚解读。

  “因此,虽然对教育我们是‘初学者’,但是我们对教育的技术把握比较深,再通过引入其他的内容伙伴合作,进行深度发展”。

  此前,网龙先后入股了全息影像技术公司ARHTMEDIA、收购了AR技术公司创奇思,在VR与AR技术层面不断加码。

  此外华渔曾以约10亿港元收购英国老牌教育企业普罗米休斯,与北师大成立智慧学习研究院,与戴尔联合建立VR实验室,与牛津大学出版社合作推出“牛津英语VR课程”等,也都体现了其在硬件与软件合作上的态度。

  梁念坚也表示,华渔的业务重点有3个方向:自己开发市场和技术,布局终身教育市场,尤其是K12市场;开拓教育领域的伙伴;在全球范围内展开并购。

  而在教育领域的投资并购将围绕3点来进行:

  投资核心的技术。虽然网龙华渔教育自身也以技术为内核,但技术研发需要时间,所以华渔收购了智能语音技术提供商驰声科技100%股权,并通过整合驰声语音技术,在语音评测、语音识别和语言教学领域提供教育产品。

  全球化布局。网龙华渔教育可以做普罗米休斯的业务,但与已经在世界范围内布局了10年时间的普罗米休斯相比,想要快速进行国际化布局,收购是最好的选择,有了普罗米休斯为其奠定的夯实基础,接下来的收购将更加看重大数据、AI的技术以及优质内容。

  最后则是围绕人才和IP投资。

\

  设备之外,以内容“攻城”

  纵观市场,VR不被看好的原因,大抵是门槛高、内容少、体验差。

  虽然VR设备的价格逐步为大众所接受,戴眼镜后存在眩晕感也被暂时搁置。但在内容上,除了少数可以从过去的内容来借调,几乎都需要重新来过。

  “摸着石头过河”无疑增加了开发成本和难度,即便开发出了不错的产品并开始大力投入,真的能确定一款产品吸引到大多数用户,还需要更久的时间。

  内容,成为了整个VR产业的竞争核心,而它也是华渔一直在寻求突破的关键,从VR战略布局来看,华渔的构成如下:

  1、产品层面,建立VR公共服务平台、VR编辑器、“VR+”系列产品。

  华渔确立的终身教育生态系统,内容覆盖学前、基础教育、高等教育、职业培训、企业培训等内容,这些内容基本都有VR教学元素渗透其中。

  从产品内容和教育覆盖领域可看出,华渔一直坚持从B端与G端切入,与公立校及政府合作,推出VR教育教学内容。

  但梁念坚认为,华渔内容产品最后的归宿还是C端市场:“在中国,父母花在小孩的身上钱是一笔非常巨大的数字,所以我们正在开始思考向C端转变”。

  “比如小孩学英文,我们引入剑桥的课程体系,运用VR、AR的技术来帮助他模拟学习场景,我们现在已经与外研社合作,推出的内容可以提供给他们的补习中心,也可以‘渗透’到有孩子的家庭中,今年我们会在C端有比较多类似的发展。” 梁念坚解读。

  2、市场层面:成立中国·福建VR产业基地,推出一站式VR体验中心。

\

  对于为何投入很大的人力物力来建设VR产业基地,梁念坚期待的是,它能成为VR领域的“中国硅谷”:

  “我们希望无论是在福州、福建还是全国,只要对VR、AR的有兴趣的人都可以聚集在一起,就像北京的中关村,美国的硅谷,因此我们对于它的期待,就是一个专门做AR、VR的产业发展基地。”

  3、应用层面:市场培训、人才培养。

  4、全球布局:在美国、印尼、阿联酋、土耳其、英国等地建立办公场所,推动全球化战略。

  5、资源整合:整合全球资源,拓展海外合作(普米、创奇思、培生、东京书籍、戴尔等等)。

  6、学术合作:高校合作(北师大、哈佛、牛津等)。

  梁念坚认为,从全球战略看,中国与其他国家的不同主要源于自身的计划经济体质:“中国政府在教育上一直起到主导性作用,在教育上讨论比较多,所以在政府主导下教育企业也会运行的很通畅,加上国家‘三通两平台’的机会,这是其他国家所没有的。所以中国是华渔最关注的市场,但技术层面华渔已与全世界接轨,美国和英国的市场目前大于中国,因此也会继续在发达的国家开拓市场。”

  此外,“一带一路”所涉及到的国家也成为了华渔现在密切关注的地区。据梁念坚透露,目前一个正在进行的项目合作就在“一带一路”地区,政策的倾斜也利于华渔在该地的发展。

  AR+教育,或将逆袭而上

\

  “现在的VR+教育更像是一种对教育的补充。” 在谈及VR+教育的落地难时,梁念坚提到:

  “其实我们不觉得在学习方面VR技术是一个主流,因为在技术方面的难度依然很大;在硬件层面,无论是眼镜还是PC端,在成本和制造上也都存在着困难。所以我们目前只能通过内容的提升来解决VR在教育上的缺憾。”

  “但华渔认为,未来教育的发展空间,在于AR与大数据”:

  一方面,AR的体验方式脱离了眼镜等器材,从视觉上将更加便捷舒适;

  另一方面,AR的技术与VR相距不多,从技术层面可以实现快速的转移和迭代;

  最后,目前的大数据收集都是为了日后对于学生的学情整理和反馈,而AR+大数据,可以更好地实现沉浸式教学的终极效果。

  “大数据需要很长的时间去积累,但它无疑会成为华渔最重要的一环。”

  谈到创新,梁念坚说:“我上中学的时候用黑板,现在的孩子们上学也依然很多还是黑板。国外比较先进一点点,最大的改变是黑板换白板,然后投影跟PPT,现在厉害了还用一些互动的软硬件。”

  “但是,对我们来讲,教育的最终创新应该是学习环境彻底的改变,最终目的是脱离开五、六十人的大教室,让每个孩子都有一个个性化的课程。”

  提到华渔掌门梁念坚,人们总会联想到的是摩托罗拉与微软。在离开微软时,很多人猜测他的下一个战场会是哪儿。

  “我在美国做了那么久,一直帮美国人打工来和中国的企业竞争。有天我想,为什么不反过来呢?用中国人的经验帮助中国市场进入全球化。”

  “还好,回来了两年多,我们好像已经做到了。”(多知网 冯玮)